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在万众期待的《正义联盟》正式登陆院线之前,本·阿弗莱克与制片人黛博拉·施奈德同时光网聊到了本片道阻且长的制作过程,以及这个宏大项目走向大银幕的艰难旅程,以及他们对于扎导和尾灯的更多看法。
 
  今日在中美两地同步上映的DC超级英雄集结大片《正义联盟》, 十几年前刚刚开始着手构思时,当年的创意团队与如今的最终阵容完全不同。这一路走来,也是充满了艰辛与坎坷。当年,华纳兄弟为了把DC漫画中最著名的超级英雄集结到一个故事中,聘请了夫妻档编剧组合,基兰·麦隆尼与米歇尔·麦隆尼,他们奉献了一稿片名为《正义联盟:凡人》(Justice League: Mortal)的剧本。
 
  2007年,《疯狂的麦克斯》系列的澳洲导演乔治·米勒被雇来担任当年那版“正联”的导演。数以百计的演员都来试了镜,而大部分主要角色都已经定了人选,包括由艾米·汉莫所饰演的“蝙蝠侠”。彼时的锤锤,还没有因为《秘密特工》而被更多观众所熟知。

 

一切都是命吧,锤锤虽没演成蝙蝠侠,却在《秘密特工》里和亨利成了好搭档

  2007年底至2008年初期间所发生的美国编剧大罢工,让迅速前行的制片计划脱了轨。2008年2月,影片很快重回正轨——可是之后,准备在澳洲悉尼的福斯片场(没写错,确实是Fox Studio)拍摄的华纳,与澳洲政府因税项宽减及退税的事宜发生了冲突,这一巨制又因金融前景堪忧而濒临搁浅。
 
  随着“正联”搁置的时间越来越久,再加上克里斯托弗·诺兰导演的《蝙蝠侠:黑暗骑士》在2008年7月票房口碑双丰收,世界范围内疯狂揽收10亿美元票房。华纳兄弟做出决定,彻底按下了“正联”的暂停键,取消之前所作出的选角决定,让诺兰完成自己的《蝙蝠侠》独立三部曲,《正联》计划日后再议。在此期间,DC也是见证了漫威影业的崛起,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看着同行建立起了蜿蜒前行、互相连接的电影宇宙,也看着漫威家的一众超级英雄们不断吸粉。
 
  最新版的《正义联盟》起源于2013年由扎克·施奈德所导演的《超人:钢铁之躯》,大卫·S·高耶执笔编剧。诺兰作为“钢铁之躯”的制片人,依然为本片做出了剧情方面的贡献。亨利·卡维尔饰演的这版“超人”电影在商业层面上还可以,但对于影评人和一些粉丝来说,评价却因其在过去与现实之间跳跃的非线性叙事方式,而略显两极分化。特别是影片最后充满肌肉碰撞的结尾,卡尔-艾尔本人杀掉反派佐德将军(迈克尔·珊农饰)的场景,也引起不少争议。
 
 
  华纳兄弟并没有为拍摄“钢铁之躯”的续集开绿灯,而是决定不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重新引入“蝙蝠侠”,这也组成了《正义联盟》的最终阵容。本·阿弗莱克饰演这位哥谭市的蒙面义警,这一混合的成果就是2016年的《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
 
  本片在全球票房共计8.7亿美元,还将另外一些DC漫画宇宙中的角色带到了观众面前。而之后预算稍小的《神奇女侠》由盖尔·加朵主演,掀起了新一波热潮,今年夏天全球票房8.2亿,而这些后来的故事我们都很熟悉了。
 
  《正义联盟》代表了漫画粉丝们的梦,它聚集了大本的蝙蝠侠,加朵的神奇女侠,还有亨利的超人(是否起死回生,我们正片中见分晓),杰森·莫玛的海王,雷·费舍的钢骨,还有埃兹拉·米勒的闪电侠。“我觉得对我们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苦乐参半的,因为我们几乎在过去的8年间,一直都在为这个系列做出努力,”影片制片人、扎导的妻子黛博拉·施奈德在伦敦与时光网记者分享到。
 
  “我们当年曾为《超人:钢铁之躯》的剧本做筹备,然后开始操心‘蝙超大战’,之后扎克开发了‘神奇女侠’的故事,直至今日的《正义联盟》,这些角色终于要相会了。这真的是伟大英雄的一次旅程,让这些角色成为今天这样子的旅程。”
 

扎导家庭照,从左起依次是:收养的女儿、扎导、女儿Olivia、收养的儿子、收养的女儿Willow、收养的女儿Autumn、儿子Eli,与扎导前妻Denise,其中Willow与Autumn来自于中国
 
  说到这儿黛博拉顿了一下,之前使用“苦乐参半”这个词,也饱含了她心中的悲伤情感。扎克·施奈德有8个孩子,其中4个是收养的。去年11月,《正义联盟》的主要拍摄工作结束。今年3月12日,扎导在与Denise Weber的第一段婚姻中,从中国领养的女儿Autumn,自杀身亡。在扎导夫妇试图疗伤的期间,影片的剪辑与其它后期工作暂停了好几周。心碎的他们做出了艰难的决定,要退出《正义联盟》项目,为了与家人一起。
 
  乔斯·韦登本来就签了合同,要为一些预先设计好的补拍镜头创作一部分剧本,现在他肩负起了《正联》后期制作的重任,也豪爽地花了2个月时间来重拍一些场景。根据一些消息所称,正片中的某些场景略微做了重新调整,色调也更明亮。
 
 
  “这部影片还是有扎克的DNA,无论是卡司还是设计,”当被问到扎导和尾灯对《正联》所贡献内容的差异,以及他们各自的愿景时,本·阿弗莱克强调说明。“有些事情可能是那些没有亲身参与过电影制作的人所无法理解的,他们并不知道前期的工作有多重要。选角的决定,建立的布景,写下的故事,这种条件下船才能起航。我是发现在拍摄当天作为导演,你有可能改变10%到15%之间的内容,所以扎克真的是帮助我们起了航。”
 
  “当扎克无法陪我们继续走下去的时候,我们也很幸运,得到了一位在这个类型片中颇有成果的优秀导演。尾灯像是把一些童话粉尘撒到了我们的电影上面,完成了《正联》。我觉得不太可能回看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这个场景是尾灯拍的,这块儿是扎导拍的’。不止这样,他们两个人都是在冲着共同的目标努力,大家肯定比我清楚,我真的觉得在接手之前,尾灯肯定是跟扎导好好聊过的。”
 
  “未能完成他的愿景对于扎导来说真的很难,这样让一切都很辛苦,”黛博拉总结补充说。“我们很幸运尾灯在编剧方面下了功夫,我们也希望观众们去看片的时候,不要去想这部影片是怎么拍成的,因为这些角色要比任何一位导演都重要,比我们中的任何一位都重要。我们热爱、崇拜这些角色,也热爱、崇拜所有为影片所做出贡献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