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上线5天,改编自真实案件的网络大电影《暴走刑警》在爱奇艺付费点击突破1400万,累计分账票房超过336万,初次试水网大的制片人马珂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网剧、网综生意一路高歌猛进,同是网生内容的网大后劲不足么?其实这只是变革的必然开始。

 
       这部没有大动作场面,全部新人出演的网大,制作成本只有几百万,和当初马珂作为出品人的《失恋33天》成本相当。如果不出意外,《暴走刑警》会在接下来几天内收回成本。
 
       对于传统制片人出身,见惯了电影成本回收周期至少是两三年的马珂而言,这是不可思议的“边干边学”的经历,“每天我都在网上看所有数据,看片子的弹幕,我们分析某些桥段、人物台词让观众有哪些反应。”
 
       而另一边,《超自然事件之坠龙事件》的出品发行方七娱乐、奇树有鱼,已经为这部分账票房突破千万的科幻网大开了庆功宴。虽然成绩尚是喜人,但这部片子的导演张涛拍之前内心挣扎了很久:制作上千万,这是不少院线电影的成本规模,纯靠网络发行真能收回来么?
 
       上线5天,改编自真实案件的网络大电影《暴走刑警》在爱奇艺付费点击突破1400万,累计分账票房超过336万,初次试水网大的制片人马珂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这部没有大动作场面,全部新人出演的网大,制作成本只有几百万,和当初马珂作为出品人的《失恋33天》成本相当。如果不出意外,《暴走刑警》会在接下来几天内收回成本。
 
       对于传统制片人出身,见惯了电影成本回收周期至少是两三年的马珂而言,这是不可思议的“边干边学”的经历,“每天我都在网上看所有数据,看片子的弹幕,我们分析某些桥段、人物台词让观众有哪些反应。”
 
       而另一边,《超自然事件之坠龙事件》的出品发行方七娱乐、奇树有鱼,已经为这部分账票房突破千万的科幻网大开了庆功宴。虽然成绩尚是喜人,但这部片子的导演张涛拍之前内心挣扎了很久:制作上千万,这是不少院线电影的成本规模,纯靠网络发行真能收回来么?
 
 

超自然事件之坠龙事件

       当小娱坐在奇树有鱼CEO董冠杰的办公室时,他一边悠悠地泡茶,一边掏出手机查看不断爬升的票房分账。再过几小时,他们就要张罗《超自然》破千万庆功宴了,而整个过程用了6天不到的时间。
 
       这场庆功宴,于张涛、七娱乐和奇树有鱼而言,算是试水的初步成功;于行业,则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让市场看见高投入网大能够回本的曙光。
 
       “整个拍摄制作过程是很流畅的,倒是一开始打算做这事的时候,我很难过自己这一关。”导演张涛直言不讳自己对于资金安全的焦虑,毕竟在此之前,他的作品从来都是以小搏大,且百分百盈利。
 
       这部取材玄幻故事的网大运用了大量特效镜头,后期制作耗时近半年。光是龙的特效制作和实景打造的神盾局就花了400多万,这样的投入已经与院线电影不相上下,甚至超过。
 
       “我们的目标是推动网大向院线看齐,行业的蛋糕做大了我们才能分的更多。”出品方七娱乐影业的CEO张斯斯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最早入局市场的这批人,对于推动行业精品化进程有种使命感。
 
       三年前,张涛以28万拍摄的《道士出山》创造了百倍票房神话,一夜时间,他被媒体称为“网大第一导演”,而网大行业也被描述成“低投入、高产出”的掘金矿。数据显示,光2016年上线网大数量共计2279部,同比增长268%,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激增到约900家。
 
       当市场还沉浸在“上线作品突破2500部,市场规模达到30亿”的狂欢式想象时,没人料到,一年不足的光景整个行业便陷入了令人不安的沉寂。今年五月,随着被称作“网大天堂”的飘HOME不复往昔,市场瓶颈已见端倪。玩家隐退了,产量回落了,最近一个月点播量更是跌到全年最低。
 
       网剧、网综生意一路高歌猛进,同是网生内容的网大后劲不足么?其实这只是变革的必然开始。去年,业内就提出了网大精品化的概念。在董冠杰看来,精品化首先要敢于投资,目光放长远些。“首先是让制作水准上去,接着是投入时间、精力在策划剧本这些。”
 
       今年高口碑的《爱乐女子天团》、《星游记》、《海带》等网大,已经和过往人们印象中的网大风格迥异:制作精良,题材多元,背后的制作团队科班出身居多。
 
       不久前,爱奇艺在上海举办的网络大电影论坛上,他就透露奇树有鱼的内容基金已经扩充到2个亿,也在投资网络电影项目。除了《超自然》,奇树有鱼的另一部1500万制作的网大,由高群书执导的《太平洋大逃杀》已进入后期,预计明年上线。
 
       不止片方,各大平台对于网络电影的投入也进入白热化。今年四月,优酷与阿里文学联手,砸10亿进军网大市场;爱奇艺则于八月推出云腾计划,至今进入第二期,计划在未来一年内将向网络大电影免费开放500部IP,正积极寻求合作团队。
 
       “就想做个大投入的,告诉大家还是要不断投入制作,是可以赚钱的。”董冠杰对市场前景相当乐观,“未来三年内,网大行业能成长为一个百亿市场。”
 
 
 
       “洗牌期对于想认真做内容的公司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这是小娱采访众多网大业内公司时,大家不约而同的看法。
 
       告别粗制滥造,网大由量变进阶到质变已是大势所趋。今年,网大的制作成本普遍在300-1000万,足够拍摄与院线电影媲美的作品,核心竞争力则回归到题材与内容上。
 
       作为网生内容,网络电影有很强的互联网基因,大数据便是其一。数字内容平台淘梦的创始人兼CEO阴超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数据对于公司在题材选择、营销策略上的有着关键的指导作用。
 
       “比如《道士出山》,我们最早就是通过数据得知林正英的话题度非常高,判断喜剧僵尸片会是好的题材。总之,数据可以指引你看到市场的需求,同时又是空白的那一块。”
 
       做直播起家的董冠杰对于数据也同样敏感。他认为,从数据可以看出网大观众偏向于男性,针对用户做精准的区隔可以投资制作武侠、动作、军事类题材。“判断用户需求,你得看爆款那几部,罗列起来统计题材占比。”
 
       然而,并非所有的资深玩家都惯用这种互联网产品思维,张斯斯则形容七娱乐更注重概念。七娱乐曾经打造出《道士出山》、《山炮进城》、《超能太监》等多个爆款,并捧红网大一哥彭禺厶,聊到成功秘诀,张斯斯更多地把它归因于时机:“早期靠机遇,后期靠努力,我们是踩对了时机,入行早,门槛低,行业成就了我们,赋予我们时间累积了珍贵的网感和经验。”
 
        剧本才是成就精品网大的关键,她说。“电影说到底是内容为王,数据只能作为参考,好剧本最需要的是时间。一部网大从剧本到上线8个月可以完成,而院线电影光是剧本就得打磨好几年,在我看来,真正的精品不仅仅看分账,质量、票房、口碑皆爆才是真正的精品网大。”她有些遗憾,至今的七娱乐甚至整个网大市场还未出现真正的精品。
 
       “目前的商业变现还不足以承载做精品的时间成本,我们仍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她透露,接下来七娱乐准备用两年的时间磨一部精作,将公司在爆款业务上的盈利反哺于项目的深度开发。
 
        除却市场自我淘汰机制,内容政策的出台也在助力行业规范化。3月1日,随着《电影产业促进法》的实施,网络影视环境收紧,审核标准向院线电影看齐。各平台也纷纷出台规定,出现了大批量网大下架事件。
 
       “这对我们来说是重大利好啊。这类片子很赚,会纠结到底要不要拍,现在好了,统统不能拍!”董冠杰很高兴,网大政策门槛提高有助于减少试错成本,加速市场淘汰。张斯斯甚至认为,希望网大和院线电影门槛一样高,对于真正想做内容的公司才能不断提高水准。
 
 
       业内普遍说法认为,今年以来已有二三成的影视公司“死掉”,下游玩家出局后,资源明显向上游聚拢。根据爱奇艺提供的一份今年以来网大分账票房Top10榜单,可以看出,高票房的作品主要由几家头部公司操刀,包括淘梦、奇树有鱼、七娱乐、映美等。其中,排名第一的《斗战胜佛》目前分账票房约2700万,制作成本则在600万左右,相当于多赚了约4倍。
 
       不少由宣发起家的公司,如奇树有鱼、淘梦等,早已通过宣发合作、部分参投的方式参与内容制作的相关业务;而七娱乐,已在三年内构建起从投资、创作、制作、宣发、造星等为一体的商业闭环,产业链上布局了造梦师影业、皮克彻等一批优秀企业,资本和资源上更是得到了欢瑞世纪、华谊兄弟等传媒巨头的战略支持。如今,要复制这样的成长模式,对于刚起步的小型影视公司来说已然不易。
 
       一边是老牌网大公司业务扩张、地位巩固。另一边,传统影视公司和电影人也在转战网大。除了2015年就涉足网大的华谊兄弟,投资了《山炮进城》、《超能太监》等作品,包括近期上线的《暴走刑警》则由华策影业参与出品,马珂担任制片。大公司和高质人才的输入,对网大行业来说,带来的不仅是竞争,更多的是整个行业水平的提高。
 
       当然,小型影视公司并非没有出路,尤其是优质内容制作团队,依然是市场争相抢夺的香饽饽。做起来的平台,优势在于入行早、底子厚,然而在内容探索上也仍在摸爬滚打。无论是奇树有鱼推出“千人偶像”计划构建艺人社区,还是淘梦推出“星火计划”笼络编剧、导演团队,根本目的都是在为内容和制作输血。
 
       经过这两年的混战,网大行业已经基本完成了精品化进程的第一步,即市场淘汰和规范化,更多人开始聚焦于网大营销策略。
 
 
       与院线电影不同,网大票房周期长达6个月,意味着这段期间各个结点都可利用来营销。在业内人士看来,网大营销倚重于互联网产品思维,强调精准、快速。近日,爱奇艺举办的“网大营销VS院线营销”论坛上,董冠杰分享了他的看法和经验:
 
       1.针对用户进行精准区隔。包括用户画像、收入水平、上网习惯及互联网网产品喜好等。
 
       2.上线以后基于宣发的策略做调整。单小时流量的引入是否合理,是否达到同类型题材更高的标准,不断地根据数据反映情况进行调整。
 
       3.渠道投放精准。尤其是针对视频网站之外营销,包括短视频、公号、微博等社区。比如,如果片子的主打用户是东北人,渠道投放就主要覆盖这片区域。
 
       网大市场竞争激烈吗?董冠杰并不这么认为。“真正激烈的时候,公司需要随时做出策略转移的准备,估计到明后年吧。”随着视频付费用户指数式增长,网生内容遍地开花,网大市场正方兴未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