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从华盛顿政界转战好莱坞,美国前参议员克里斯·多德自2011年的华丽转身以来,已带领美国电影协会走过7个年头。这期间,他不仅大力推动美国及全球电影行业的发展与交流,还毫不手软地对盗版进行更加严厉的打击。今年年底,这位满头白发的领导者即将从美国电影协会卸任,时光网也于近日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听他聊一聊这七年来的收获和对未来的期许。
 
  克里斯·多德:简而言之,MPAA的任务,就是让全球看到来自美国以及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的创意和成就,欣赏这种艺术形式,从中获得娱乐、教育、启发,与此同时,确保他们的作品不被他人窃取,所以防止网络盗版是我们的第二任务。概括起来就是拓展全球市场,保护创作内容。
 
 
  Mtime:在你看来,MPAA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克里斯·多德:其中一个就是全球化。刚才你问我们的任务是什么时,我就提到了全球观众。在我代表的好莱坞电影公司中,超过70%的票房收入都来自海外,北美地区观众依然非常重要,依然占据最大份额,虽然中国正在迎头赶上。所以你还是不能丢掉北美观众,但在今天如果你想在这一行成功,必须要把市场做大。中国有十三亿人口,印度人口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
 
  非洲、拉美地区,比如墨西哥、阿根廷、巴西,这些地区都很有潜力。这对我们是个机遇,你必须具备全球思维,打造具备全球魅力的电影,目前来看我们做得很成功,但未来仍需努力。过去,我们拍的都是“美国电影”,是一种比较单一的形式,只能让人想到西部牛仔和印第安人,因为这是我们的一大主题。今天,有些国家可能还会买账,但你最好走向多元化,要想成功,你就不能只讲美国故事。
       
  我们还有个基金会,每年向电影新人和新作品提供25000美元,听上去没几个钱,但这笔钱能帮助他们的作品问世。那部伊朗电影《一次别离》,正是由我们基金会提供的25000美元,帮助他完成了那部电影。最后这部电影横扫了全球各大电影节,包括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所以这些电影节项目、研讨会、大师班,正在助力电影的发展。
 
 
  Mtime:你觉得十年后的美国电影市场会是什么样子?
 
  克里斯·多德:美国18-24岁人群平均每年要去电影院6.5次,他们是核心观众,有人担心这个数字未来会大幅下降,但现在我很高兴这批观众愿意走进电影院消费,花八到十美元看电影,而且还有食品消费,各方面数据都不错,这么说吧,除了纳斯卡赛车,其他所有竞技体育的门票销量加起来也没有电影票多,我们的观众分散在全国42000块银幕上。
 
  我觉得平台越多,人们可以消费的娱乐形式越多,从长远角度看这有利于电影的发展,如果你喜欢在HBO或者奈飞上看电影,并不会阻拦你去电影院看电影,而是鼓励你去电影院看电影,因为你喜欢这种艺术形式,所以会想要更大的银幕,环绕立体声、3D体验、4D体验。所以我很乐观,当然挑战也会有,这个行业已经有一百年历史了,一直都有挑战,但我看到了一个光明的未来。
 
  Mtime:你如何看待中国当前的电影市场,他们最让你惊讶的地方在哪里?
 
  克里斯·多德:去年中国的票房大约是66亿美元,根据目前状况来看,今年大概可以到80亿美元;中国每天新增27块银幕,现在将近有49000块银幕,超过了美国的41000块。它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很快就会成为全球独大的电影市场。这些数字都在上升,人才与能力同样也在提升。
 
 
 
  我们经常把关注点放在数字上,关注赚了多少钱,但其实电影的质量也出现了显著提升。合拍是其中的一大原因,事实上2016年合拍片占据了中国票房收入的54%,这个数据是由第三方机构提供的。 54%啊!合拍片有这样的成绩真的很惊人。我觉得这也给所有业内人士提供了一个方向,如果你想吸引全球观众,打造具有全球吸引力的故事,我觉得中国现在摸准了路子,希望能继续保持。
 
  中国观众非常棒,我不想乱作比较,我只想说他们的观影品味和美国、欧洲一样多元化,有些国家可能只钟情一种主题,这也没什么问题,这是当地的观影口味。但中国观众不一样,他们什么电影都喜欢,优秀的动画片、剧情片他们都喜欢,这是最让我激动的地方。其次是他们的需求量。现在,我的六家电影公司,可能说“我的”有点不合适,但既然我是MPAA主席,我这么说应该没什么问题。
 
 
  过去六年里,我的每一家公司都参与了双边合作,不仅是合拍片,还有实习项目,派拉蒙是第一家这么做的公司,迪士尼也做得很好,过去六年里每家公司都举办过这类活动,双边关系正在不断朝前发展。因为每家公司都开设项目,支持中国电影人过来学习。今年我说,我们开设双向通道吧,让年轻的美国电影人也去中国交流?他们说当然可以,这个想法太好了。放在五年前,他们未必会说这是个好主意,但现在他们意识到互相了解对双方都有利。
 
  年轻一代的电影专业学生,美国电影学院、纽约大学、南加州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美国电影学校,让这些学生在中国学习一两个月,参与他们的项目,结识中国的年轻电影人,想想这会对下一代的合拍片产生怎样的影响,他们彼此相识相知,都是年轻人,共同学习、培养关系,我真的充满期待,一月份我即将卸任,我希望他们能把这个工作继续做下去。
 
   Mtime:在你在任的这几年,MPAA把打击盗版作为首要目标,你觉得这场战争成效如何?反盗版主要是靠新技术,还是靠反复强调非法下载即是偷窃?
 
  克里斯·多德:流媒体和数字平台的发展让反盗版的难度大幅提升,大概一年前,全球有800亿次非法电影下载。过去的盗版都是实体商品,你可以突袭某个仓库,在里面搜出5000张盗版DVD,这就已经算抓了条大鱼了。
 
 
  现在,拿《权力的游戏》为例,在三四天时间内,《权力的游戏》就被下载了超过十亿次,所以现在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技术的发展让盗版更加猖獗,盗版商不再只是存在于电影原产国,而是可以在世界各地存在,盗取电影资源,然后在全世界范围内销售,所以技术的发展让人们意识到加强反盗版势在必行。
 
  任期之内我最自豪的一项举措,就是成立了一个MPAA的平行组织机构,叫做ACE,全称“创意娱乐联盟”,集合了我们六大电影公司,以及亚马逊和奈飞等全球其他电影公司。里德·哈斯廷斯也有功劳,两年半前我们开始讨论这个,建立一个合作组织,唯一的任务就是打击网络盗版,就这么一个任务。
 
  我们没有什么游说行动,就是一起合作,利用MPAA的人力和技术资源,和包括亚马逊和奈飞在内的其他22家电影公司合作,专注于此。现在资源都到位了,我们会尝试几年时间,看看结果如何,但我对这种全球合作充满信心。
 
 
  而且公众也开始意识到,下载盗版不是借东西,你是在盗取创意。我们在这方面也应该加强工作,我经常提醒大家,盗版的受害者中96%都是默默无闻的人,包括卡车司机、木匠、所有镜头背后的人,技术人员、音效人员。他们没机会走红毯,也没机会上电影杂志封面,但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工作,他们也是很有能力的人,他们对电影的贡献跟演员、导演一样多。
 
  很多人不明白,当你在消费盗版的时候,受害的不仅是汤姆·汉克斯或者桑德拉·布洛克,其他人也是受害者,而且都不是赚大钱的人,我希望越来越多人认识到这个问题。
 
 
  Mtime: 在进入MPAA之前你就已经在政府工作多年,退休之后你是想好好享受生活,还是有更多抱负想要完成?
 
  克里斯·多德:我很享受36年的国会生涯,我曾经和一批非常优秀的人共事,政治分歧暂放一边,这些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所以每次大家这么看不起政府我都很生气,大部分人,甚至是那些和我意见完全相悖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人,非常关心国家。
 
  我在国会做得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做了七年这项工作,和美国电影行业,尤其是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合作,我对他们很有感情,也很尊重他们,所以我想继续下去,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我希望能够同样令人激动、让人有成就感,每天早上出门,都能让人觉得,我是在改变人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