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诺兰在这篇专访中还透露,《敦刻尔克》无意角逐奥斯卡;并就曾经的“不圆滑”言论向Netflix致歉。

 
  近日,克里斯托弗·诺兰成为《综艺》(Variety)最新一期的封面人物。尽管《敦刻尔克》的热度已经消退,由他监制的DC《正义联盟》即将上映。诺兰已然成为华纳、甚至当今电影市场最具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在这期的封首文章里,诺兰解答了诸多大众关心的问题,分享了自己对于《敦刻尔克》以及电影本质的看法,并就此前针对Netflix的鲁莽言论致歉,还大胆预测了今年年底的北美票房走势。
 
  下面是本文精华:
 
1.《敦刻尔克》有意竞争奥斯卡吗?
 
  诺兰是影迷心目中殿堂级的导演,其大多数作品在IMDB上都获得超高的评分。但是,这位导演却从未获得过奥斯卡的提名。《敦刻尔克》作为一部聚焦战争的严肃作品,不少人都在猜测,它能否给诺兰带来第一次接近小金人的机会。
 
  然而诺兰给出的回答是,《敦刻尔克》不是冲着小金人去的。拍这部作品的时候脑袋里从没想过获奖的事儿,因此这片才会选择在七月上映,而不是年底的颁奖季。
 
  “我们把它看成是一部好莱坞大片,”诺兰说道。“因为主题原因,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我们的确把它看成娱乐片,或者说是具有感官刺激性和悬疑感的。我们想要触及最广大的观众,所以我们给它排到了暑期档。”
 
2.向好友斯皮尔伯格请教战争片拍法
 
 
  《敦刻尔克》刚推出的时候,就有人拿该片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拯救大兵瑞恩》做对比。虽然两部片子表面上看上去非常不一样,但二者都力图还原最“真实”的二战,从个体的角度去展现战争的残酷。
 
     《拯救大兵瑞恩》开头30分钟,也几乎没有一句台词,枪林弹雨、血肉横飞之中,让观众仿佛置身战争前线。
 
  诺兰透露,在《敦刻尔克》准备期间,他的确曾找好友斯皮尔伯格帮忙,让他寄一盘《拯救大兵瑞恩》的原始录像带给自己,好跟自己的团队成员演示,斯皮尔伯格是怎么指挥战争场面的。
 
  而这盘录像带也让诺兰意识到,如果自己按照同样的路数来拍,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超越好友了。于是,他开始思索,如果拍一部“不一样”的二战片。
 
  诺兰选择了反其道而行之——拍一部不见血的战争片。“我们的场景不是建立于暴力、血腥之上的,而是物理上的绝境。”诺兰说。后来他甚至不认为《敦刻尔克》是战争片:“我把它看做一个求生故事。”
 
3.向Netflix道歉,自己不够“圆滑”
 
 
  今年七月,诺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他个人不喜欢Netflix的发行方式,也不会与之合作。“将影片在流媒体、院线同时发行的做法是非常愚蠢的策略,”诺兰说。“很明显这对电影院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但是在那之后他的态度有所缓和,承认当时自己“用词不当”,还亲自给Netflix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发邮件道歉。“我本应该更有礼貌的”,诺兰说。“我只是表达了我信仰的,但是我说得太不圆滑了。”
 
  但是诺兰始终坚持,电影和电视是有区别的。因此它在《敦刻尔克》中创造了沉浸式的极致影像体验,这是只有大投资和大银幕才能做到的。
 
4.如何看待今年黯淡的北美暑期档?——没关系,《星球大战8》可以拯救全年票房
 
  2017年北美暑期档交出近十年来最差成绩单,这是否意味着大银幕热度衰退已成趋势?
 
  诺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相信人们依旧是热爱走近电影院的。诺兰解释道,今年暑期档缺乏一部像《自杀小队》这样的市场“强心剂”;(去年暑期档前半程也是萎靡不振,直到8月出现了“救市之作”《自杀小队》)但是12月份的《星球大战8》准会帮助交出一份漂亮的年度票房成绩单。
 
  另外,诺兰还表示,制片厂因为面临回本的压力,会变得小心翼翼。如今几乎全要倚仗超级英雄大片,新的创造已经不多了。“你必须要保持好健康的平衡,”这位曾拍摄过《蝙蝠侠》三部曲的导演建议道。“除了要迎合观众的口味,你还得时不时制造一些惊喜。”
 
  而这正是《敦刻尔克》做到的。同时诺兰也承认,《敦刻尔克》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你永远不知道观众想要什么,因为观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当他们看到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那是他们想要的。”诺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