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热门美剧《我们这一天》第一季在过去的一年中获得了三项金球奖提名和五项艾美奖提名,其中斯特尔林·K·布朗拿到了艾美奖最佳男主角。
 
       第一季中,杰克、丽贝卡是一对拥有三胞胎的恩爱夫妻,然而与杰克同一天生日的三胞胎中有一个孩子不幸早夭,只留下哥哥凯文和妹妹凯特。杰克和丽贝卡决定收养在医院遇到的黑人弃婴兰道尔,之后的故事便在过去与现在之间,围绕着这一个家庭两代人的生活展开叙述。
 
       在《我们这一天》第二季回归前几个月,时光网来到片场,在拍摄间隙与剧中几位主演进行了一次访谈。
 
       Mtime:杰克和丽贝卡在第一季刚开始时看起来是那么完美的一对夫妻与父母,然而,慢慢地我们发现了丽贝卡对兰道尔的背叛,她没有告诉他关于他亲生父亲的事情,以及杰克开始酗酒,你觉得这些问题是否影响到了你们的父母形象呢?
 
 
       米洛·文堤米利亚(饰演 杰克):我从来没觉得杰克像人们说的那样完美,因为在真实生活中没有一个人是这样的。我们需要去原谅自己或者其他人犯过的错以及他们的缺点, 丹·弗格曼(编剧)和其他编剧们已经把角色塑造得很真实了。我记得好像是在16集还是17集的时候,我和曼迪(饰演 丽贝卡)有一次争吵,我俩都觉得特别嗨,已经跃跃欲试准备“开战”了,丹走过来说“不不不不不不不,还没到时候呢,因为18集才是真正的大爆炸。”
 
       曼迪·摩尔:是的,他很早以前,在我们开拍第二季之前就告诉我们这一季的高潮部分是什么了。他说:“你俩大概会有五六次的争执,而且你们要分开了。”他和我们说了很多,我由此知道,尽管人们心中最大的疑问是杰克如何去世的,但丹依然没有偏离我们最初的路线。我很高兴之后的剧情没有被杰克的去世束缚住,故事还是在像之前一样展开。
 
       Mtime:在第一季时,你们必须经历这些角色的不同年龄阶段,这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尤其是对曼迪。第二季中你们有适应这一节奏吗?还是依然很有挑战性?另外,对米洛来说,你一直在扮演别人记忆中的角色,这是怎样一种感觉?
 
       曼迪·摩尔:我扮演这一个角色的四个年龄段时有点不知所措。去年我们刚开始拍摄的时候,我心里想:“我怎么可能有这个能力去体会这样一个女人心中所有的感情呢?她先是失去了一个孩子,又多了一个不同肤色的孩子,又失去了自己的丈夫,然后又和自己丈夫的好朋友再婚,还有一群不同肤色的孙女。”但当我后来想通了自己不需要完全知晓其他人的生活历程中每一种思绪时,我的压力就没有了。而且和米洛搭档的时候是非常舒服的,无论我们是70年代、80年代还是90年代,我们总是很合拍。
 
 
       目前对我挑战最大的是如今已经66岁的丽贝卡的戏份,化妆什么的都是小事,我必须确保的是这个女人身上要体现出年龄的重量。如今的她肯定不是处于人生中最快乐的年龄,我们接下来还要展现她是怎样走到66岁的,以及她如何和米格尔结了婚。所以现在还是有挑战性的,但我很享受这一点。对一个演员来说,能把一个角色从23岁到66岁之间的时光都演出来是一个值得珍惜的机会。
 
       米洛·文堤米利亚:首先,杰克的一切都很棒。从30岁、40岁、50岁,到丽贝卡的60岁,我们经历的一切都是很奇妙的经历。扮演别人记忆的角色和扮演活在人世的角色没有什么不一样,不管是对我来说,还是对曼迪、贾斯汀(饰演 凯文)、克里斯(饰演 凯特)他们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我还是很正常地在演绎这个角色,杰克在20岁的时候和他在30岁、40岁的时候都是不一样的,从他说话、穿衣这些言谈举止中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个人经历过什么。有趣的是,就像曼迪说的,这些角色其实可以有很多种塑造方式,我们甚至可以把自己真实的经历与角色结合起来。
 
 
       Mtime:米洛,在这部剧中当你去世以后还有另一个世界继续向前走着,那个世界中你的孩子们都长大成年了,知道这样一件事情你是怎样的心情?有没有感觉自己是被遗弃的那一个?你会在他们的拍戏的时候出现吗?
 
       米洛·文堤米利亚:有一点儿失落,不过还好哈哈哈哈。还好啦。有时候我担心我出现在现代戏的片场时会影响到他们的情绪,我不太想这么做,比如有一幕是曼迪和孩子们站在杰克的墓碑前,那一幕是去年的一幕蒙太奇,不是一个完整的场景,镜头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在偷窥。但我当时真的很想记录下它,所以我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呆了一会儿就不得不走了,因为我不想打扰到曼迪或者孩子们。
 
       曼迪·摩尔:我跟米洛说过,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演两部不同的戏,和杰克在一起的时候是一种心情,和成年后的孩子们在一起时又是另一种心情。
 
       Mtime:之前我们看电视剧和电影中的角色,基本都是妈妈永远在孩子的身边,父亲都是时有时无的角色,但在这部剧中,杰克身为父亲,总是处于中心位置,做孩子们身边最有力的守护者,你们觉得放大父亲的形象对孩子是一件有多重要的事情?
 
       苏珊·卡莱布·沃森(饰演 贝丝):太重要了!杰克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我觉得这是对孩子很有帮助的,我正在从我们的表演中学习经验。我很感谢这部剧能把这样一种观点传递出来,而且很多人也已经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了,有一些父亲在努力做着代表,有一些父亲愿意被代表,这些都不是人们强迫他们做的。他们爱自己的妻子,给孩子们树立了很重要的榜样。
 
       斯特尔林·K·布朗(饰演 兰道尔):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坚定,太重要了。生活经验有时对人们来说是非常共通的,而电视剧则是一个可以帮助人们塑造观点的工具。能在剧中向大家传递一种正能量的观点,尤其是身为一个美国黑人,在里面扮演一个关心爱护家人的男人,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这原本就是现实,但我们并不能经常在电视中看到这样的情况。
 
       Mtime:在这部剧中,我们看到了你的角色成长,也看到了你的童年和青春期是如何影响到成年后的你。回顾你现实中的生活,你是否能清晰地记起曾经是什么经历成就了如今的你?
 
       斯特尔林·K·布朗:能在同一部剧看到自己的角色长大后的状态,同时也能看到自己的父母在你这个年龄段时努力去研究如何养育你长大的状态,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因为能提醒我在成长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当我是个青少年时我说:“噢,我妈妈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坏也不伟大,但她对我是宝贵的,她把自己能做的都做到了最好。”如果你怀着这种想法,你就可以对家人说:“噢,人都会犯错的,没关系。”看见剧中的角色们在犯错之后,又尽力去弥补,尽力将所有的爱都给孩子们的时候,也会提醒我,我身为一个六岁孩子和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也没有做到太完美。但我希望当她们长大的时候也会说:“噢,爸爸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了。”这是我在剧中看到的最触动我的事情。
 
       苏珊·卡莱布·沃森:对我来说,我看到的是你如何接受自己曾经的经历,如何让那些不愉快的经历过去,要学会去说:“对,那些是我的过去,但我的未来不会再是那个样子,我不用非得偏执于此。”这一点在克丽丝的角色(饰演 凯特)上最明显,我们最终会变成我们注定要成为的人。最一开始,你手中有鸡蛋有面粉有糖,你觉得一篇混乱,因为你要把它们混合在一起,但最终它们会变成蛋糕的。我喜欢看到最后的成品,但享受制作过程也是很重要的。没错,这期间是混乱的,但你只要放手去做,让它自己成为它该成为的样子,就够了。如果你让我告诉你之前我是什么样子的,再看我现在的样子,我的天,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没关系,我已经知道自己不用再像从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