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10月29日,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进入第二天,吴宇森、范冰冰等电影人参加了影展多项活动,平遥依旧热闹。
 
      众多活动中,吴宇森为主嘉宾的大师班活动人气最高,现场一票难求。影展创始人贾樟柯、主席马可·穆勒进场时,不少影迷向他们求助,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活动现场,吴宇森在电影人魏君子的提问下,回顾了自己的代表作《英雄本色》、《喋血双雄》、《变脸》、《断箭》等片的创作过程,透露了不少幕后细节。小马哥那句经典台词“我发誓再也不会让别人拿枪指着我的头”,原来写的是吴宇森自己的心声。对于目前的国内电影市场,吴宇森在总体乐观的前提下,也表达了对一些问题的担忧,比如观众评分问题。吴宇森表示他在这个问题上是比较认可马丁·斯科塞斯的态度的,“往往会让观众忽略了很多好电影。”
 
“《英雄本色》写的是我自己”
 
      作为华语电影节的两位大导演,吴宇森和徐克是多年好友,两人在电影事业上经常互相帮衬。吴宇森回忆,“我跟徐克两个人有一份惺惺相惜的友情。那个时候他只是电视导演,他的几个镜头让我惊为天人,我觉得他是香港电影的未来。我经过了两年的努力,最后找到一个公司愿意跟他签约,我费了很大的劲帮他弄那个合约,发展那个项目。后来那个电影出来,果然是一炮而红,那个电影叫《鬼马智多星》。到他成名以后,我的电影就不卖钱了,变成‘票房毒药’了。”
 
      “在失败的时候,有一些人跟我说,我已经跟不上潮流了,我应该回去看看录影带,人家在拍什么你就拍什么吧。”吴宇森当时想翻拍上世纪60年代导演龙刚的粤语片《英雄本色》,但没人看好。“在我最失意的时候,有人看不起我的时候,徐克力排众议,来负责这个电影。”
 
      “起先编剧写出来的只是一个一般的警匪片,警察抓歹徒,抓了就完了。我觉得不够兴奋,感情很难投入进去。徐克就跟我讲一句话:你怎么不把你自己写到剧本里边?”于是吴宇森把很多自己的感受写进故事,“‘我发誓再也不会让别人用枪指着我的头’,那句台词的含义是虽然有人对我不好,但不是我不行,我是不会屈服的。我是失败了三年,但我会把我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约翰·特拉沃尔塔在《断箭》里模仿周润发”
 
      回忆闯荡好莱坞的日子,吴宇森表示,他的电影并没有因文化隔阂而被美国影迷错过。当吴宇森在好莱坞拍《断箭》的时候,要请约翰·特拉沃尔塔出演,那个时候他已经拍过昆汀·塔伦蒂诺的《低俗小说》。“昆汀·塔伦蒂诺是我的影迷了,他好喜欢我的电影,就帮助我去说服他。昆汀·塔伦蒂诺把《喋血双雄》的拷贝放给约翰·特拉沃尔塔看,但是他那个拷贝是没有中英文字幕的。放的时候昆汀·塔伦蒂诺记得每一句对白,他讲周润发的对白、叶倩文的对白,这样讲完整个戏。约翰·特拉沃尔塔看了以后很感动,就答应来演《断箭》。但是他有一个条件,他说他要演周润发。所以《断箭》里面有一些小动作,走路的姿势,他是学周润发的。”
    
      吴宇森还透露,在好莱坞拍商业片,导演会受到很多限制,但他拍《变脸》时,电影公司老板发话,“让所有人都不要给我任何意见。”吴宇森坦言,《变脸》本来是科幻片,发生在200年之后,人可以在天花板上倒过来走路,可以在空中飞,“既然给我这么大的自由,我就拍成我的电影。”
    
      “我的师父张彻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说到好莱坞去是用西方的技巧融入东方的精神,所以我就把整个戏改成一个英雄为了挽救他的家庭而去冒险、去奋斗的故事,用人性化、浪漫化的手法来拍。”
 
“太相信评分,会忽略了好电影”
  
      谈到对当今国内电影市场的看法,吴宇森表达了自己的隐忧,一个问题是行业跟风严重,“当某部电影票房卖起来以后,大家就要求不管拍什么,连剪接、对白都按照那个类型的电影去做,如果不是的话,就很难有机会上片。”
 
      另一个问题是观众评分对票房的影响越来越大,“许多电影还没上映观众就去评分,其他观众根据评分决定要不要去看,往往会让观众忽略了很多好电影。”吴宇森还举例,马丁·斯科塞斯等好莱坞电影人现在也开始抵制评分制度了,他是表示支持的。
 
      此外,一些片方喜欢通过试映的方式,根据观众反应调整电影。吴宇森认为这是已被好莱坞摒弃的做法,并不科学,“有人跟我们说,现在的年轻人看电影,看一个镜头就够了,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那我说,如果这样可以看出来,电影就越来越不需要情怀了,更不需要作者了,不需要导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