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迈克尔·法斯宾德出生于爱尔兰,他最著名的角色应该就是《X战警》系列中的艾瑞克兰谢尔/万磁王了。2006年的时候,迈克尔在扎克·施奈德执导的极具视觉冲击力的《300勇士》中完成了自己的大银幕首秀,从那以后他就火力全开,成了同龄演员中的“工作狂”,在短短10年左右的时间里出演了29部电影,与众多著名导演合作过,包括雷德利·斯科特、昆汀·塔伦蒂诺、丹尼·鲍尔、泰伦斯·马力克和大卫·柯南伯格等等。
 
  法斯宾德最近的这部作品《雪人》是一部情节离奇的罪案悬疑片,他在片中饰演一位略显颓丧的挪威凶案侦探哈里豪尔,他和警局新调来的警察卡特琳布拉特(丽贝卡·弗格森饰)组成搭档,一起调查扑朔迷离的悬案。随着调查的展开,两人发现这起悬案可能与一个绰号为“雪人”的连环杀手有关,而且他可能正谋划要再次实施犯罪。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时光网记者在洛杉矶采访到了法斯宾德,大约十天之后,他就和交往三年的女友艾丽西亚·维坎德前往西班牙伊比萨岛举行了婚礼。采访当天,我们在一家贝弗利山酒店里,边喝咖啡,边与这位40岁的男演员进行了交谈,他谈到了与导演托马斯阿尔弗莱德森的关系、他在《雪人》中的表演,以及在过去一年里减少了工作量,为某些角色减重,学习滑雪等经历。
 
 
Mtime:在挪威小说家尤奈斯博创作的以哈里豪尔为主角的一系列小说中,《雪人》是第一部被改编为电影的作品。你对这个系列的小说熟悉吗?你对角色有共鸣吗?
 
迈克尔法斯宾德:收到剧本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个系列的小说,然后我就开始跟时间赛跑,尽量在拍摄之前多看几本。我没看《雪人》的原著,因为托马斯告诉我,为了剧情和一些叙事元素,他对原著做了修改。所以我看了除《雪人》之外这个系列的所有小说——不包括《警察》,因为这一本是在电影拍完之后才出版的。如果你饰演的是一个虚构的角色,能有这么多原著可以读,对演员来说是很奢侈的。通过看这些小说,我能知道这个角色代表着什么,这个系列里他的结局是什么。而且我看得越多,就越喜欢这个角色,他很像普通人,也有缺陷。他跟动作英雄很不一样,跟人打起来的时候他总是很狼狈。我很喜欢他不能适应社会这一点,他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觉得不舒服——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身边的人。整个系列小说里,他只有一个朋友。
 
Mtime:我听说导演托马斯阿尔弗莱德森是你出演这部电影的主要原因,这是真的吗?你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迈克尔法斯宾德:差不多吧。我跟托马斯第一次见面是在2010年的时候。当时是为了一起讨论《锅匠,裁缝,士兵,间谍》这部电影,看看我有没有可能加入进去,不过我那时候还在拍《X战警:第一战》,所以没能跟他合作。但是那次见面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托马斯的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我又看了《生人勿进》,也看了《锅匠,裁缝,士兵,间谍》,我很喜欢他的作品。而且我也想尝试扮演一位侦探——我想扮演一个普通的有弱点的人,而且用到头脑的时候要多于用到体力的时候。哈里豪尔正好是这样的角色,而且还有一定的知名度。所以实际上这些都是我接演这部片子的原因。
 
Mtime:这部电影是在挪威拍摄的,有很多雪,天气也很冷。实际生活中你喜欢这样的环境吗?
 
迈克尔法斯宾德:嗯,我不喜欢坐在沙滩上。那些躺在海边什么都不做的度假方式让我觉得无聊。不过我喜欢在海里游泳,而且比起寒冷,我更喜欢温暖的阳光。所以在这部电影开拍之前,我还在担心“老天,那边肯定冻得要命。”但实际上还好,那边是干冷,不像拍《麦克白》的时候,那是湿冷,很潮,所以从天气方面来说,《麦克白》的拍摄环境更难熬。为了拍《雪人》,我还学会了滑雪,很有趣。(大笑)我真的很喜欢滑雪,从山上下去,要么滑下去,要么滚下去。(大笑)我滑雪没什么套路,但是滑得很开心。
 
 
Mtime:在电影里你饰演一个挪威人,而在现实生活中你的女友(现在是妻子,艾丽西亚维坎德)是瑞典人。你现在有没有变得更像北欧人?比如说,你会瑞典语吗?
 
迈克尔法斯宾德:(大笑)“Tack?”(瑞典语的“谢谢”)(大笑)我觉得北欧人都很直接,很少拐弯抹角。他们很擅长创作流行歌。(大笑)还有,从这个系列小说来看,北欧那边有很多连环杀手。(大笑)
 
Mtime:你如何看待哈里本能地想要照顾别人的这个特点?在《雪人》里,他像是个(前女友的儿子的)代理父亲,有时候他能够陪伴在孩子身边,有时又不能。你觉得他想照顾孩子是因为他很想为人父母,还是因为他对这段失败的感情心有愧疚?
 
迈克尔法斯宾德:这个问题有意思。我觉得工作对于哈里来说是件很微妙的事。他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而这就导致他对拉克尔和奥列格(前面提到过的前女友和她的儿子)有所疏忽。但我又觉得有些时候他是讨厌自己的工作的,因为工作占用他太多的精力,慢慢蚕食着他。他的头脑非常活跃,总是想个不停,这也挺折磨人的,他总是没完没了地担心着各种事情。他尝试不去想事情,还用酒精麻痹自己。但我觉得他要想为人父母,就得放弃工作。我猜这也是他喜欢卡特琳的原因——他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们都没有多少朋友,也都在工作中非常执着。
 
Mtime:以哈里豪尔为主角的小说有很多本,你觉得有可能出续集电影吗?
 
迈克尔法斯宾德:我想再拍一部。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角色,哈里非常吸引我。而且这个系列里还有很多好的故事,所以我当然想拍续集。
 

 

婚前十天的法鲨(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Magnus Sundholm)

Mtime:今年你四十岁了,你是怎么庆祝的?
 
迈克尔法斯宾德:我有两个生日派对,很有意思。我在爱尔兰办了一个派对,在伦敦周边的小镇里又有人给我办了一次惊喜派对。很棒,我们大家都玩得很开心。
 
Mtime:惊喜派对是什么样的?
 
迈克尔法斯宾德:呃,就是有70个人从我的卧室里出来而已。(大笑)那天很奇怪,我到了酒店,进了自己的房间,不断有人出来。那感觉就像是惊喜大礼包一样。(大笑)我很高兴,也过得很开心。我意识到自己能有这么多好友和家人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Mtime:你觉得自己变老了吗?
 
迈克尔法斯宾德:是的,老了。(大笑)但也更睿智了。我感觉很好,这是真话。我以前一直想着在40岁之前尽可能多工作,然后就退休。(大笑)就是想慢下来,花点儿时间回顾一下过去,再决定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所以今年我还没拍什么戏呢,到现在为止,我只拍了《X战警:黑凤凰》,其余的时间都在休息,目前我也没有什么工作计划。我很享受闲暇时间,这种感觉特别好。不过以后我可能会往导演的方向发展吧,现在做导演这事儿会让我感到兴奋。希望未来几年里,我能有机会实现这个理想。
 
Mtime:最后一个问题,拍《饥饿》的时候你为戏减重这件事很出名,那次减重感觉怎么样?
 
迈克尔法斯宾德:哦,我绝不会再那样减了。(大笑)不过如果你想减重,节食是最重要的。拍《饥饿》的时候我还没意识到自己应该少食多餐,因为提高进餐频率会使你的新陈代谢加快。之后我是通过锻炼减重的。拍《饥饿》的时候,我基本上每天只吃一点浆果,一些坚果,再吃点沙丁鱼罐头,每天只摄入600卡路里。我不推荐大家这样做。不过有些方法让你减重的时候还能吃好多东西。但这也要看情况——你必须严格遵守每天的饮食规则。还有一种新的节食方法,叫生酮饮食法,你只吃高脂肪的东西,训练你的大脑和身体,让它们消耗脂肪而不是碳水化合物。不过这两种方法我现在都没采用。(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