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克里斯埃文斯近日接受时光采访时,讲述了关于他个人经历的趣事,以及为了超越他著名的超级英雄形象,在最新剧情片《天才少女》中的尝试。

从加入漫威开始,美国队长就成为克里斯·埃文斯在大银幕上最根深蒂固的形象。对于演员,这一方面意味着一种事业上的成功,另一方面也带来难以摆脱固有角色的障碍。但埃文斯已经开始慢慢尝试挣脱与美国队长的连结——他很可能在《复仇者联盟4》之后将退出漫威大家庭。此外,他也开始在超级英雄类型之外寻找新的发展方向。

 
  埃文斯和导演马克·韦布合作的文艺电影《天才少女》将在4月7日在美国50家电影院首映故事发生在当代弗罗里达中部的一个小镇,七岁的小女孩玛丽(麦肯纳·格蕾丝 饰演)和她的叔叔弗兰克(克里斯·埃文斯 饰演)生活在一起,后者是一个修船工人,时不时接一些奇奇怪怪的活儿。玛丽身边有很多对她帮助很大,很积极正面的成人模范,包括弗兰克的邻居罗伯塔(奥克塔维亚·斯宾瑟 饰演)还有她的老师邦妮(珍妮·斯蕾特 饰演,她在拍完影片后和埃文斯谈了10个月的恋爱)。玛丽也是个数学天才,拥有万里挑一的聪明大脑。
 
  弗兰德妈妈伊芙琳(琳赛·邓肯 饰演)相信她属于更适合成人的特殊学校,但弗兰克希望她拥有一个更常规的童年——他相信这么做是尊重他姐姐——也就是玛丽妈妈的遗愿。这场争论引发了而一场关于玛丽未来抚养权问题的法律官司。
 
 
  影片导演马克·韦布在2009年凭借充满亮眼想象力的爱情片《和莎莫的500天》脱颖而出,但随后转投制片厂大制作,执导了两部《超凡蜘蛛侠》。尽管两部影片在商业上得到成功,但评论家和粉丝并不买账,索尼也决定和导演韦布、主演安德鲁·加菲尔德分道扬镳,选定了新的主演。《天才少女》是韦布为了恢复他在职业生涯黄金时期得到的年轻作者导演名誉的最新尝试。
 
  同时,漫威《复仇者联盟3》和《复仇者联盟4》瞄准明年和2019年上映,关于埃文斯还能饰演多久美国队长的重要问题再次被搬上台面。这位35岁的演员在2015年拍摄了导演处女作《午夜邂逅》,但是影片在票房上扑街。埃文斯还无法证明在超级英雄角色之外具有的观众号召力。对他来说,《天才少女》不仅给他一次在艺术上突破的机会,还能让观众看到他在超级英雄类型以外电影中的惊喜表现。
 
  近日,时光网在洛杉矶采访了埃文斯,和他聊了聊漫威宇宙电影未来的发展,他参演《天才少女》的原因,片中和他对戏的小演员,和在银幕下他的个人生活等等。
 
Mtime:拍类似这种电影,像不像是频繁演绎超级英雄后的一次休整?
 
 
克里斯·埃文斯:这就是电影表演这门艺术的美丽之处——你可以得到符合你艺术口味的表演机会。你拥有很多选择,而我本人也是非常善变。我经常不确定自己到底对什么感兴趣,所以我常常让我的艺术品位决定我去做什么。就算是这样,我也会经常变化。我很满意自己能找到一部和我现在做的工作有所不同的电影,能和马克·韦布这样的导演合作也让我觉得很舒服。
 
Mtime:你表演这类角色和你在漫威电影里表演美国队长时,做的准备有什么不同?
 
克里斯·埃文斯:最开始演《美国队长》的时候,这个角色有很多现成的资料。漫画书里的角色构建了一个基本的形象,粉丝也希望能从你的表演中看到漫画的影子。拍电影的大部分时间,你会按照自己理解或者你和导演的合作演绎角色。但是在《美国队长》里,你的表演要优先考虑到很多忠实粉丝的期待。所以你必须忠实原版的形象——你必须按照提供的道路去走。在《天才少女》里,你可以完全依靠个人的经验,你认为它能最好地传达出故事背后的真谛,那么你就可以这么演。在某种程度上,这类电影对表演有更多自由的空间,但你在不受到束缚的时候会感到有些可怕,因为你没有路标去指引你该怎么做了。《美国队长》至少能给你提供一个范围,你知道要在这个范围内去完成表演。
 
Mtime:作为演员,你对出演美国队长这事怎么看?你觉得出演商业大片和参加类似《天才少女》这种小片,哪种方式更让你满意?
 
 
克里斯·埃文斯:我觉得《美国队长》系列是不断进步的。你不能用第一部和第三部去比较。第一部里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你不知道这部电影会不会被观众接受。到了拍《美队3》的时候,你能感觉在漫威的运行机制中出演这个角色是个很舒服的过程。《天才少女》这部电影,就像我说的没有地图可以提供帮助,但是拍摄的不同之处体现在作为演员这部电影更私人,因为它符合我的艺术口味,能满足我在艺术上的追求。《美国队长》电影占据我很长的时间,过程很冗长。你需要花很多时间在自己的化妆室里等待拍摄。在拍《天才少女》这种小格局的电影时你没有那么多时间和投资,因此你必须每天拍7页、10页甚至15页的剧本。你回到家你会感到真的工作了。这能让我感到非常满足,因为这就是我一直想做的。
 
Mtime:你在表演外有什么天赋吗?
 
 
克里斯·埃文斯:天啊——我能很流畅很优雅地回答媒体的提问?(笑)我不知道,我的天赋是什么?天啊,我不知道。我不确定我有什么天赋。我有一些非常非常喜欢的爱好,我超爱音乐和跳舞,各种形式的艺术。我觉得无论从创意上还是精神上对这些艺术都能产生很多共鸣。
 
Mtime:《天才少女》也关于生活的意义——特别是最适合每个独立个体的生活。你认为你拥有最适合你的生活了吗,你觉得你生活充实吗?
 
克里斯·埃文斯:我一直觉得生活是一个恒定的教室,是一门不断学习的过程,我觉得我对事物的优先顺序很清晰,我越来越学会活在当下,尽量少的听从我大脑中利己的一面,让生活教会我一些在几年前我还不能更好理解的经验。我生活里经常被“实干意识”所误导,我们认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需要做某些事,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的想法。当你把这种想法放下后,让你自己活在当下,更加接受人生已经试图赋予你的影响后,你会感到更开心。
 
Mtime:就你刚才说到的,你和麦肯纳·格蕾合作后,得到哪些经验和惊喜了吗?她在电影领域还是个非常年轻的新人。
 
 
克里斯·埃文斯:你会记得时刻保持好心情。她每天工作时都特别开心,心里有很多爱,她记得每个人的名字。如果我能做我喜欢的事情时,我会心怀感激,很少人能做到这点。我会遵循我内心的热情。但是那些让自己开心的一些简单举动,甚至不会让你意识到你需要保持感恩,它只会让你感到有趣,很平常的有趣。这是我们总会忘记的东西。但是一旦你身边有任何有趣的东西,孩子就会提醒你它们的存在。当你选择享受各种事物时,你才拥有真正的自由。
 
Mtime:拍完这部电影,你有没有成立家庭,做父亲的想法?
 
克里斯·埃文斯:我总是想有个孩子,做个父亲,但是实现这些想法之前,你还需要完成其他一些事情。我的姐姐有孩子,我的朋友都有孩子,我很喜欢和这些孩子在一起,我是一个很怀旧的人。没什么事能比上看着我侄子侄女们开始理解一些社会准则的本质——比如人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比如人类身心状态的本质——更开心的事情了。我记得有时候人生中的一些大门向我敞开了,它们会告诉我一些我第一次知道的信息,一些对于成年人来说在平常不过的信息。但是这是一种美丽的进化过程,我觉得抚养孩子在某种程度上像是你重新经历一遍你的童年。从自私的角度,我很迫切希望有个孩子,因为我已经忘记了很多我曾经很看重的东西,看到孩子们努力寻找自己成长的方式,寻找他们内心的声音和快乐,我觉得引领他们去实现成长是很完美的经历。
 
Mtime:谁启发你选择成为导演,你在拍摄导演处女作《午夜邂逅》时得到了什么经验?
 
 
克里斯·埃文斯:作为演员,没有什么比在剪辑室里看到你自己的表演更糟糕的事了。你真的能了解你表演上的坏习惯,还有那些可取和不可取的地方。《午夜邂逅》的灵感,来自一些很有趣的独立电影,比如《半个尼尔森》《蓝色情人节》和《爱疯了》——这些很私密、很真实的故事用手持摄影机和长镜头拍出来,给观众一种类似窥视的感觉。我认为这电影的剧本缺乏一个结构性的机制,有些时刻你会觉得情节有点无聊,让人感到分心。有时其他电影,比如大片厂电影,会非常模式化,角色就会不够接地气,不够真实。
 
  所以在《午夜邂逅》中,我试图融合这两类作品。我们找到一个最初在90年代写好的剧本,当然故事很不现代,它需要一些修改。但是它有一套机制、有自己的结构,它有理由让观众投入实践,这都基于角色的目标。它缺乏的更多是角色的细节,人与人之间戏剧化的情节。如果我把故事用传统的结构拍出来,它可能会在创意上与观众建立联系,但如果我用一种很接地气,带有一种偷窥性质的独立电影形式拍出来,你能从中看到两类电影最好的结合。
 
 
  当然,它不可能完美地按照你的计划实现。我能从中学到很多经验,我很开心自己能学到一些东西。如果我没有,我可能沉浸在一种虚幻的自信中拍摄第二部电影,在下一部电影上栽个大跟头。我很满足于这部电影的发展形势,对继续执导下一部电影也保持着热情,因为这个类型还是我最喜欢的。也许我很快会在拍一部这种类型的电影。
 
Mtime:你有时间干自己的事情时,一般会做什么?
 
克里斯·埃文斯:很可能只是回到马萨诸塞,和我的家人在一起。我们一家人很紧密,我们都喜欢干很傻的事情。我们喜欢去迪士尼公园、狂欢节和科技博物馆。我们喜欢非常大众的活动,也很享受彼此的陪伴。我和家人很喜欢做类似的事情。对我来说完美的一天会是某个很棒的秋天,十月中旬的一天,不是太冷但是你还能闻到叶子的气味,我会想和家人一起去捡苹果,这对我来说就是完美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