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2016年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电影拿下了超过12亿美金的总票房,使她不仅成为当年的票房女王,更跻身于时下最具票房号召力的女星之列。2017年,她有望凭借由士郎正宗同名漫画系列改编、鲁伯特·山德斯(《白雪公主与猎人》导演)执导的电影《攻壳机动队》再创佳绩。
 
  想要诠释这样一部日本漫画作品,斯嘉丽和她的合作者所面临的挑战,以及潜在批判是显而易见的,既要实现士郎正宗笔下激动人心的未来世界,又要在重塑原始材料并刷新全球观众眼球时,向其背后的文化传统致敬。然而,斯嘉丽·约翰逊与鲁伯特·山德斯携手多元文化构成的主创团队,从容精心地再现了这一题材,创造了一个观众前所未见的、引人入胜的独特的未来世界启示录。
 
  时光网日前有幸出席了斯嘉丽·约翰逊在纽约举行的媒体见面会,听其讲述了出演《攻壳机动队》带来的乐趣和挑战。斯嘉丽谈到了自己对这部颇有些令人费解的沉重故事的最初印象,为女主角寻找故事主线的过程,以及她和导演鲁伯特·山德斯在改编故事时所面临的挑战。
 
问:这个女主角的经历有什么特殊之处?你在《皮囊之下》中扮演的角色,以及漫威系列中扮演的"黑寡妇",都有着预先设定好的人生轨迹,却又对既定命运产生了质疑甚至叛离。
 
斯嘉丽·约翰逊:我认为故事的女主角有着非常特殊的经历,她被赋予了某种特定的使命,但在她的脑海深处,有一样东西正在折磨着她,那就是她的身份,不断地将她拖入黑暗。我并不知道自己是否为扮演这个角色做了什么必要的准备。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过去近10年的时间里一直在扮演这样的角色,对自我感到困惑,找寻着自我认同。也许这就是我自己潜意识的反映。也许有一天我会扮演一个普通一点的角色——那才会很有意思呢(笑)。
 
问:你是这样看待自己的角色的么?你有没有总结过自己过去扮演的角色,并从中得到对扮演新角色的帮助?
 
斯嘉丽·约翰逊:我想是的,我猜一定是这样的。我并不是有意识地这样做。但我想很多演员总是在潜意识指引下不断重新探索和发现作品的某种趋势,直到他们清楚地认识到,然后再将注意力转向其他东西。
 
问:你是否曾经以榜样的身份,向观众传达过某些想法?
 
斯嘉丽·约翰逊:我不知道。但我是演员,不是政治家。也许从传统意义上讲,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的榜样。我是一个非常努力追求自我成就的女人,我尝试过很多冒险,从来都不畏惧失败。我明白有得必有失,追求梦想时我接受成败,我想这些正能量可以鼓舞一些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对我来说,我的电影必须向观众传达一种什么想法。
 
问:当你刚开始踏入演艺圈时,想到过自己将来有机会扮演这么多英勇的动作角色么?
 
斯嘉丽·约翰逊:不,从来没想过。我从来都不知道我的事业会被引向何方。我只知道自己想跟可以启发我的人一起工作,喜欢挑战,而且我喜欢电影这个讲述故事的媒介。我只是希望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对自己的事业更深入地了解,我认为自己现在确实也做到了,同时继续保持着自己对工作的探索热情,并不断受到它的激励鼓舞。
 
  现在我与年轻的时候相比,有了更强的能力去应对各种艰难处境和挑战。我希望以后还能继续如此。但是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专注于动作片、惊悚片或科幻片,或者别的什么。这是一种奇怪的发展,但是我很喜欢,只是意想不到。
问:你对如何扮演这个角色经历了怎样的思想过程?
 
斯嘉丽·约翰逊:解释起来有些枯燥和罗嗦。但是这个角色的定义包含着本我、超我和自我三方面——她认为自己应该是什么人,她被设定为应该成为什么人,以及她实际上成为了什么人,是角色的三个不同的组成部分。找出它们之间的联系和矛盾,表现出某一时刻是哪个层面的角色占据着更主要的位置,就是我该干的事了。
 
  同样,扮演一个有着机器身体的大脑也是一种不同的体验,通过她的眼睛看到的事物是怎样的?她的动作应该怎样表现?她的大脑是否需要将信号传送至机械部件,在她实际行动之前是否有一个等待信号的小小停顿——这么一个极其微小的空隙是什么呢?这些思考帮助我更好地演绎这部电影。
 
问:在其他的采访中,你曾经说过自己跟鲁伯特对电影有共同的想法,那是什么呢?
 
斯嘉丽·约翰逊:正如我说的,在看漫画时我还不知道。电影提出了很多哲学观点,同时它也是一部关于存在主义与科技,并探讨二者关联性的电影,但是我不能完全理解角色的特殊经历,或者说,无法理解她的全部,所以我尝试从她人格的三个部分来了解她。鲁伯特也被这一点所吸引,所以我们开始将它视为一部关于成长的影片。我扮演的角色实际上就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这也是她记忆中最后的时刻,那时她还是个正在成长的少女,然后她变成了一个女人。或者说随着电影的进行,她逐渐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我认为在电影的结尾,她就像那种被强推上阵的英雄。她在某种意义上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作为人类对抗自身的保护者。
 
问:像你演过的其他电影一样,《攻壳机动队》也探索了科技的使用和限制背后的道德问题。这些是你经常思考的问题么?
 
斯嘉丽·约翰逊:是的,当然了。我现在会像其他有孩子或者想要孩子的人一样来思考这个问题。现在会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思考未来。我试着不像没要孩子以前那样,把未来想象得过于悲观。但是我认为将科技看成一种威胁的想法,是很好的故事题材。科技成为了电影中新的敌人,之前这些假想敌人可能主要是外星人或者俄国人之类的。但现在敌人就是我们自己,是我们创造的科技,这是非常好的故事背景。但是从现实生活的角度思考这些问题是非常可怕的,充满了未知。
 
 
问:你已经成为经典的银幕女英雄了,但是《攻壳机动队》对你来说最有趣的地方是什么?
 
斯嘉丽·约翰逊:我总是很喜欢工作,享受解决问题的过程。我的工作最令人兴奋的部分,就是当开机时你正在解决问题、做出选择,或者尝试什么努力。这些就是有趣的部分。准备的过程可能很枯燥乏味,但是当实际开始时,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问:穿上那套超酷的热光学迷彩经历了什么样的调整过程?因为它看起来像是第二层皮肤,你感觉自己受到了更多保护么?在完全适应之前,你觉得它显得太暴露或者没有安全感么?
 
斯嘉丽·约翰逊:当然了,如果有人让你穿上电影里那套被我称为"全身避孕套"的东西,而且还是肉色的,你绝对会说,"天哪!最起码是黑色的也行啊!"但是当我进入剧组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我到之前将那套(不管你们叫它什么)道具服准备得差不多了。他们在我之前已经用模特进行了很多实验,验证它合不合适,穿着它怎样移动,以及战斗过程中的效果等等。
 
  我不得不说它的材料太不可思议了,你想让它凉快的时候它热得闷死人,你想用它取暖时它却冰凉冰凉的。就是这么惊奇!但事实上它还不错,也没那么坏。进入那套道具服的最初几次试验的确是一项运动壮举,为了穿它我最起码掉了10磅水分。但后来一切都顺其自然地适应了,最后穿着它感觉上与黑寡妇那一身也没太大不同。
 
  从某种程度来说它相当不错,因为它由一种厚厚的类似橡胶的东西构成,所以在打斗之类的动作上可以有一层东西作为缓冲。所以它既有优点又有缺点,这没什么。我想当第一次穿上它出现在摄像机前时,所有人都在想,"天哪!她全身穿着一件避孕套。"但是过两天就没人为此大惊小怪了,我穿着它拍戏,工作人员照常忙来忙去,该吃饭吃饭,该干嘛干嘛。
 
问:你在电影中扮演一个半机械人。如果你为自己设计,你想改变哪些部分么?
 
斯嘉丽·约翰逊:我很满意。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我很感激自己想要的基本都实现了,而且每个人都以适当的方式展现了出来。我不是那种狂热的干预者,我认为最好接受已有的东西。我不认为谁需要重新设计。这样就行了。我认为每个人都还令人满意,但我想你总可以有别的办法(笑)。我想你不可能把造型设计得更富感情,因为那是人类的体验。我认为你是自己各个部分的共同组成,情感上的相惜和共鸣是不能被简单赋予别人的。这是生活体验的一部分,无论你是否有能力做到。我可以双管齐下,这会有很大的帮助。
 
谈改编:尽量多元化是导演对这部电影和未来的设想
 
问:迄今为止我们已得知,电影的制作者想要以一种多元文化的视角展现一个未来幻想世界。但是你们怎么保证在将一部漫画作品移植到好莱坞电影的过程中,尊重其原有的文化背景,以应对潜在的批判和挑剔?
 
斯嘉丽·约翰逊:从准备拍摄的最初时刻,鲁伯特就希望演员的组合尽量多元化,这也是他对这部电影和未来的设想。对于这个故事来说这个设定非常合理,你可以想象到一个未来城市,有来自于世界各地的移民。香港是一个适合的取景地,把它想象成未来人们寻求的庇护所,它看起来就像城市重叠于城市之上,它有着独特的城市结构和多元的文化背景,这些角色适于填入城市的不同空间。就像我们使用的材料有时很原始,有时很高科技,有时将两者揉合到奇怪的塑料义体上;这个城市同样非常混搭。这也是鲁伯特对这部电影的看法,而我也非常支持。一切看起来都很合理,至于他要讲述的故事,同样精彩刺激、引人入胜。
 
问:你喜欢日本文化么?
 
斯嘉丽·约翰逊:每次去日本都带给了我美好的体验,我喜欢东京这个城市,我认为它是最适于生活的地方之一,也许是因为我是在纽约长大的。当地的人很亲切,我交了很多朋友。日本的文化渊源博大,美食新鲜可口。我认为它在很多方面都非常美丽迷人。要是我每次去的时候都不那么累就好了!有一次我在那连续工作了4天。东京太棒了,日本太美了。
 
问:跟北野武合作的经历怎么样?
 
斯嘉丽·约翰逊:能跟北野武先生合作真是太棒了。有趣的是他不怎么会说英语,而我一点日语都不懂,但是我们有很多对手戏。你根本想象不到人类相互交流的力量有多强大,所以两个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演员在同一对白中说着两种不同的语言,但事实上他们说的永远是同一种语言——人类的语言。
 
  跟他合作的经历非常棒,很高兴能请他来。他会做一些非常惊奇的事情,比如有一次在他的演员休息室,一张桌子上放了一套完整的茶具,他用了20分钟向我和鲁伯特演示"你应该如何做茶道。"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着他做这些!这简直太了不起了。

 
问:你怎样形容与导演鲁伯特·山德斯的合作呢?
 
斯嘉丽·约翰逊:跟鲁伯特合作的最初我们就达成了默契,要一起探索这段旅程,尽管它充满着挑战和未知,但我们是共同的合作伙伴,否则它将不可能有机会取得成功。他从始至终遵守着承诺,他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搭档。所以我们一起尝试探索这个巨大的未知领域,很庆幸工作室给了我们很大的创作自由,这通常很难得,但对于处理这样的材料是必须的,因为不可能把动漫直接被搬上银屏。
 
  很有趣的一部分就是要将这些东西展现出来,但是关于角色自身的探索,在我最初看动漫作品时,没有关于如何演这个角色的明确想法。这不是那种我能一下子就完全掌握的角色,我需要花时间去了解它,学会如何表达它。好在工作室给了我们很大的空间。因为我们要尝试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比如那些怪诞夸张的特写镜头,我在想,"哇,他们玩真的(让我们这么做)么?那好吧!"我想他们不介意让我的眼球看上去那么巨大。很酷——不是最有吸引力的角度,但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