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近年,一些电影项目中过于频繁的溢价交易,“浮躁的资本玩坏了电影产业”;而资本方人士则回应,“专业基金又不是用来扶贫的,也不应该对这个产业负责,而是对自己的客户负责”。
      这两年在电影院看电影时,需要等待的片头越来越长——出品公司从原来的两三个,慢慢变成五六个、甚至是十个。而今年春节档前最热的影片《西游·伏妖篇》(以下简称《西游》),出品方则足足达到了21家。
 
      不仅业内外的公司在抢食好的项目,随着这两年更多的金融资本介入电影产业,一些被人看好的项目,也被各路资金争抢。有需求与争抢,就有倒卖,电影的溢价投资也开始越来越多的出现。
 
      有业内人士向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抱怨一些电影项目中过于频繁的溢价交易,“浮躁的资本玩坏了电影产业”;而资本方人士则回应,“专业基金又不是用来扶贫的,也不应该对这个产业负责,而是对自己的客户负责”。本期另有影情,壹娱观察采访了数位制片人、影视公司高管以及基金人士,与他们聊了聊对当前电影溢价投资的看法。
 
      《西游·伏妖篇》最终的票房应该都到不了17亿,这或许让他背后的金主们很失望。要知道,这部影片在上映前,可是寄托了大半个中国电影圈的票房希望。
 
 
      中影、和和、淘票票、大地、金逸、万达、华谊……在这份长达21家出品单位的名单上,出现了不少中国电影圈近两年崛起的新贵以及传统的老牌电影、院线公司。这种现象在以前并不常见。过去的电影中,出品方一般也就三五个名字,而在最近几年,大导演的影片出品方名单越来越长,直至出现《西游》这样的21家出品单位的夸张数据。
 
      《西游》被争抢折射了这两年电影业的一个常态:越是大导演、名演员的电影项目,就越有各路公司与资本想要挤进去分得一杯羹,无论是裹挟着资本的新贵,还是上市的老牌电影公司,或者是想挤入电影产业的基金。
 
      抢食的资金多了,电影的溢价投资慢慢也成为了一门生意。一些大导演、名演员的影片,往往在成片前就已经经历了几轮抢夺与转手:电影的投资权被分成几份、十几份甚至是更多的股权,被出售给片方与导演的核心圈层,其中的一些股权份额被加价之后,转手就被卖给了下家的投资人。一部开拍时预算1个亿的影片,可能在成片前后已经被叫价多于2亿;而价格500万的5%的投资股权,层层倒手之后,接盘方买下的价格可能也已经超过了1000万。
 
      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了解到,一名新锐导演目前尚未开拍的一部电影,投资成本过亿,其对外投资股权的首轮溢价就接近翻倍。
 
      而电影的溢价投资也有可能发生在一部电影成型的任何一个环节——无论是剧本阶段的组局,还是开拍前,或者是成片前后,甚至是电影的发行方也有可能把电影的发行业务溢价卖出去。
 
      “现在基本起个项目就想买溢价,只不过没有大导演和大明星可能也卖不出去。除去业内外基金等金融资本之外,甚至有专门倒腾股权的个人,靠着关系空手套白狼。”一家影视公司的高层A告诉壹娱观察记者,“一些和片方或者导演关系好的个人,可能在开拍前就拿到了小部分股权,然后转手就卖给下家,自己赚中间的差价,实际的钱都不用出。”
 
      西游21家的出品方并不算夸张。据一位业内资深人士B告知壹娱观察,一位一线演员目前正在拍摄的一个电影项目,除去其自己保留的股权,剩下的股权分给了一些关系较好的公司、个人、基金等,而这些分散出去的股权在层层转手之后,现在已经被分成了将近200份投资股权。
 
      电影当前溢价投资中被争抢的股权也让一些影视公司的高层颇有微词。“现在很多电影项目玩的都是估值,只要中间的参与方自己转手能卖出去,电影做成什么样子,他们根本都不关心。尤其很多资金,参与的逻辑就是炒作,根本没想过要实实在在的做电影。”
 
      除去想要谋得一份投资收益,一些基金或是公司甚至可以为了份额而不要收益。“有个别基金或者公司,只要参投进去电影就可以,一分钱利息都不要。等项目完结之后对外讲故事用,基金说我们投过这个项目,或者公司拿消息在证券市场炒作。”B说道。
 
资本有罪吗?
 
      尽管一些电影人对近两年资本对于电影股权的倒手转卖有所抱怨,但是电影的溢价投资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以前一些老牌电影公司,3000万的片子转手分几份4000万卖出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说这两年有什么不同,那么就是以前溢价投资的买卖双方更多的是实业,现在则多了很多基金之类的金融资本。”ABD爱梦娱乐创始人雷鸣告诉壹娱观察记者。
 
      在另一家影视公司高层C看来,近两年电影项目中投资溢价交易多起来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市场上的好片子太少了:“金融资本参与电影投资溢价的确是这两年慢慢多起来的一个事情,越是好的片子,争抢的资金方就越多。但这主要也是因为市场的供需不平衡——能让大家有赚钱预期的项目还是太少了。”
 
      最近五年,国内大概每年会生产六七百部电影,其中只有约300 部能够在影院上映,而能为投资者带来收益的电影,可能只有 30部左右,还不到生产数量的十分之一。许多资本进入产业之后,为了投资安全,资金越来越倾向于“大IP+大投资+大导演/大明星/小鲜肉”的速成模式,但是催生出来的《封神传奇》等片子,却又很容易让投资方赔的一塌糊涂。
 
      在壹娱观察的采访中,越是在下游的公司,对于电影项目的溢价投资抱怨就越多——电影的份额跑到他们手里的时候,往往可能已经有过几轮溢价,接盘的风险不低,能赚到的钱却不多;而处在最上游的制片方,对于电影的溢价投资则有着更为中立的看法。
 
      爱美影视CEO、《王牌逗王牌》制片人李亚平认为,当前电影的溢价投资也并非单纯的资金交易。“如果资金能为一部电影带来钱以外的资源,那么溢价也往往较低;如果是单纯的财务投资,那么溢价高也是相对合理的。股权过度分散也只是少部分片子,毕竟这样也大大增加了影片的管理成本。”

《心花路放》制片人王易冰

      在坏猴子影业CEO、《心花路放》制片人王易冰看来,对于很多制片人来说,更多的资金对这个行业感兴趣,对于行业与一些公司并不是坏事。“电影的开发制作是一个周期长、风险大的事情。更多的资金对于制片方来说,一定程度上能降低市场风险,毕竟当前国内大公司不多,很多抗风险能力小的厂牌都需要扶持,有专业金融手段资金的介入,也可以帮制作公司规避风险。”
 
      不过环境的浮躁同时也让这些电影人警惕。“电影除了商品属性,还有艺术属性。如果所有人都盯着一部片子能赚多少钱去看,那还会有人认认真真去拍电影吗?资本用在电影里不是坏事,但是谁在资本背后很关键。”王易冰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对于一些业内人士对于资本搅乱行业的看法,一位影视类基金人士D则针锋相对地回应,“倒手卖股权并不是说基金或者资本在干的事情,很多业内的老牌公司也会做电影的溢价投资,拿股权去倒手买卖。从基金的角度看来,我们并不需要对这个产业负责,我们更多的是要对自己的客户负责。”
 
      “大的资本玩家不会是笨人,其模型和金融的估算能力可能比业内老牌公司都强。如果感觉有一些不合适的地方,可以在法律范围内规范,合理的限制资本;过于浮躁的一些现象,慢慢也会回归理性。但是你一定无法避免资本逐利。除了带来钱,一些业内的基金也让整个影视项目的生产过程更加规范。”D说道。
 
      雷鸣也认为,尽管有一些资本过于短视,但是成熟的资本更懂得规矩,对于规范这个产业也有好处:“之前很多煤老板来投资电影,对于风险都没有概念。赔了钱就要去导演、制片人那里去闹。但是基金去投资电影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另一位影视公司高层E对此亦持相同的观点。“没有人有资格去指责别人的道德或者是目的。目前的局面,这是买卖双方的供求共同促成的一个市场现实。市场也会通过惩罚那些狂妄的人来自我修正,最终恢复到一个平衡。资本的本性就是风险下的逐利,贪婪未必会有错,也可能是产业整体进步的促进力。没有那么多热钱,中国现在的电影市场也不会有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