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塞尔维亚大导埃米尔·库斯图里卡已经准备好在中国拍电影了,不仅如此,他还监制了一部据说非常商业的国产片,并强调自己绝非“挂名”。

  曾两获戛纳金棕榈的塞尔维亚大导埃米尔·库斯图里卡已经准备好在中国拍电影了,不仅如此,他业已监制了一部据说非常商业的国产片,并强调自己绝非“挂名”。这是3月24日库斯图里卡在中戏实验剧场举办大师公开课时透露的。

  当一位学生问及库斯图里卡是否有意在中国拍片时,他非常肯定地说:“其实已经准备好了,还在进程中。我受荣格理论的启发,谈人和符号的关系,我认为现在西方社会神秘性的一面在逐渐丢失,而中国给我很多灵感,这里的生活会带来很多冲突和故事。特别是随着中国成长为世界最重要的经济体,我想找一些有关人性和神秘性的故事。”不过库斯图里卡笑称自己“会非常小心”,在他看来,拍美国、拍塞尔维亚、拍哪里都没什么区别,“所以为什么不站在人类的普世价值上拍一部有关中国的电影呢”?

  还有一位同学对中国的电影创作环境提出看法:开放自由让韩国电影愈发强势,伊朗电影审查严苛却仍能频现佳作,中国不缺资金不缺技术,为啥就是拍不出好电影呢?库斯图里卡幽默回应:“这就是我为什么来中国的原因啊,don't worry。”

  事实上,库斯图里卡已经为一部非常商业的国产电影担纲了监制,被问及会否与他的艺术大师风格相悖时,库导表示:“我对帮助年轻导演非常有兴趣,你问我为什么给他监制,因为这个人特意跑到塞尔维亚问我怎么拍电影,另外电影讲一个人为了给重病女儿治病穿越到蒙古去贩毒,没人保证好点子就能拍出好电影,但我至少看到了一个好故事。”“另外我真不是挂名的。”他强调。

  据悉,库斯图里卡这次是应电影电视系邀请,于3月21日至27日,访问中央戏剧学院并举办大师工作室等系列活动,中戏还决定聘请他为“名誉教授”。24日这场名为“艾米尔·库斯图里卡的关切与质询”的大师公开课,是规模最大的一场活动。导演宁瀛、梅峰、编剧严歌苓等,一起针对库斯图里卡的电影创作、中国电影发展可能等话题展开讨论。

  库斯图里卡特意谈到自己的电影风格,他说最近总被批评自我重复,像《牛奶配送员的奇幻人生》,一个综艺的影评人就写道:怎么又是一部一模一样的库斯图里卡?他还自导自演,并且跟他的好友普京大帝一样喜欢半裸。库斯图里卡认为这类评价就像你问一个画家怎么总画同一种画,并且现在的影评总是“先批我的政治观点,再批我的电影”,将二者混为一谈。库斯图里卡说:“在今天做电影是做项目,但无论我,或者张艺谋,我们是作者,电影需要个性化,就是要反应自己的精神世界,不用考虑是否会成功。”
  库斯图里卡透露自己第一次入围戛纳时,那时候电影节的片子是550部,现在技术进步了,拍片变成很容易的事,来戛纳的片子变成了3500部,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你必须找到好的故事、冲突,必须要有强有力的观点才能拍出强有力的电影。你先别管技术,而是要试图回答这个社会的一些问题,人为什么存在?今天的生存困境是什么?最典型的故事是什么?看一些经典文学,找到在今天的折射。”

  库斯图里卡还花费了相当长时间讲了一个他年轻时追妹子、看费里尼睡觉的故事。当时电影和妹子是他心中两难的选择,但想想人生不长,还是先紧着生活。所以两次错过了看《阿玛柯德》的机会,当他有一次看完片头就睡着了时,还被同学嘲笑:这个巴尔干来的乡下人哪儿欣赏得了费里尼啊?!第二年,他和那个妹子结了婚,拉着她的手终于一起看了《阿玛柯德》。库斯图里卡要说的是,仅靠脑子里的想象是拍不好电影的,灵感来自于生活,你要学会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