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金刚狼3"上映两周后,在中国内地取得了6.65亿人民币的票房成绩,时光网记者也采访了休·杰克曼、帕特里克·斯图尔特与导演詹姆斯·曼高德,为我们揭露了一些拍摄前及拍摄中有意思的内幕。


  《金刚狼3:殊死一战》是休·杰克曼作为漫威超级英雄“金刚狼”罗根出演的最后一部电影了,影片于3月3日在中国内地上映后,收获的好评如潮,15天以来更是获得了6.65亿人民币的票房成绩。影片上映后,时光网记者采访到了主创休·杰克曼、帕特里克·斯图尔特与导演詹姆斯·曼高德,跟他们一起聊了聊这部超级英雄的告别之作。
 
  来自澳大利亚的休·杰克曼向我们揭秘了幕后的一些事,他说如果当时制片方不同意他和导演詹姆斯·曼高德设计的黑暗、暴力且比较成人化的剧情,他可能就不会出演这部影片了,幸好,制片方跟他们站在了同一阵线上。狼叔还提到,《X战警》系列漫画里面的人物、情节也影射了当时美国的民权运动
 
 
   《金刚狼3:殊死一战》中的金刚狼已经上了年纪,由于生计所迫,他只好做了专车司机。 他的超能力越来越弱,自愈速度也逐渐变慢。他还要照顾对自己而言如父亲般的X教授(帕特里克·斯图尔特 饰),而当年可谓“最强大脑”的教授居然患上了老年痴呆。
 
  有一个名叫劳拉的11岁小女孩(达芙妮·基恩 饰)也是变种人,她跟金刚狼的能力相同,政府机构的人一直在搜捕这些出逃的变种人小孩。罗根受人托付,要把劳拉送到一个安全的的地方,虽然他很不情愿,但还是不得不带着教授和劳拉踏上了逃亡之路。
 
  过去的17年里,狼叔在9部电影中出演了金刚狼这个角色,他对时光网的记者说,金刚狼是他事业道路上的标志性角色,也是这个角色让他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星。提到他的新片《马戏之王》时狼叔表示,能饰演不同类型的角色,展现不一样的演技非常美好。
  休·杰克曼: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天天空中一直在电闪雷鸣。我们的拍摄场地大概在1万英尺(3000多米)高的地方,如果闪电离我们的距离小于三英里(4.8 公里),现场就会有警报,我们就得停止拍摄了。那天一直有闪电,所以我们时不时就得停下来,其实挺丧气的。后来他们说,“现在咱们要拍最后一个镜头了。”我心想,“好吧,原来今天就要杀青了。”
 
  本来我以为那天拍不完的,但是詹姆斯过来跟我说,“咱们在这儿待一会儿吧。”我问他,“你心情不好吗?”他回答说,“兄弟,我所有的拍摄准备都做好了,但这是你演金刚狼演了17年的最后一个镜头,我再拍一个角度就够了,我只是觉得你需要自己待一会儿,没人张罗灯光或什么其他事儿,没人打扰你。”但我又说,“你准备好了,我就准备好了。”他还是说,“别急,好好静一静吧。”所以我们真的在那个地方待了大概半个小时,那么短的一段时间对我来说却是很珍贵的礼物。
 

 

《奥克拉荷马》时期的狼叔

  休:我不太擅长告别。以前演舞台剧的时候,我演了一年,大概有400场,最后一场上演的时候,大幕还没拉开,观众们就开始哭,我就说,“别这样啊,你们先把这出戏看了啊!”我觉得我不太适应那种依依不舍的场合。不过拍《金刚狼3》的最后那天,我记得我挨个把周围的工作人员看了一遍,发现有很多核心人员是一直跟着我们的,不过这次的核心团队人数也是最少的。我觉得实际上,团队里有几个意志坚定的伙伴就够了,我们可以发挥出更强的力量,大概七八个人刚好可以组建一个核心团队,像詹姆斯、帕特里克·斯图尔特还有几位制作人,我们都是从一开始就一起合作的。外界肯定有人觉得我们太执着,但我们一直有自己的信念,我相信我的伙伴们。这一点真的很打动我,17年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啊,你上学才上12年呢。(大笑)
 
  Mtime:金刚狼/罗根这个角色对于你的事业和生活来说意味着什么?
 
  休:《X战警》是我在美国拍的第一部电影,如果没有这个系列,我可能到现在还籍籍无名。我当时正在伦敦的英国皇家国家剧院出演音乐剧《奥克拉荷马》,然后就参加了《X战警》的试镜。我也有其他的作品,但《X战警》系列是我事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也给我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我一直很喜欢金刚狼这个角色,对我来说他也是很特别的一个角色,而这部电影对我来说是很个人化的作品,因为这是最后一部了。  
 
  Mtime:你跟这个角色有共鸣吗?
 
  休:可能从表面上看,你会觉得我跟金刚狼是很不一样的人,但实际上金刚狼这个角色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而且每隔两三年就能彻彻底底把内心的怒火发泄一次也挺不错的。(大笑)真的,我建议大家尝试去体会一下彻底发泄的感觉。我妻子前两天去做SPA,她告诉我真的有一种疗法叫“金刚狼疗法”,我说“不可能吧……”。她说“呃,虽然不叫这个名字,但是我们都会跑到山顶大声叫喊,还会用到一些格式塔疗法(一种修心养性的自我治疗方法)。”然后我就说,“哈,我每隔两年也会做一次这种治疗呢。”(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