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美女与野兽》导演比尔·康顿近期在洛杉矶接受时光网采访时这样说到:“人们在看《美女与野兽》的时候都会希望能看见一些自己感觉熟悉的东西,这种现象其实是一把双刃剑。”

 根据1740年的一部法国童话改编的《美女与野兽》曾被多次搬上大银幕,但迪士尼公司1991年制作的动画电影一直是最经典最著名的版本。在《小美人鱼》上映两年之后,《美女与野兽》掀起了美国动画的复兴风潮(后来《阿拉丁》和《狮子王》分别于1992和1994年上映),并且收获了4亿两千五百万美元的票房,还获得了五项奥斯卡奖提名,并最终捧回两座奖杯。

 
  要执导真人版《美女与野兽》,还要用到一部分原片配乐,这个任务看起来很艰巨啊。但对导演比尔·康顿来说,经典动画改编成真人版电影并不是因为缺乏想象力或者原创性,而是因为大家想要重温那些具有共同文化价值的故事。 
 
  “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我发现人们在进入电影院或者打开电视的时候都会希望能看见一些自己感觉熟悉的东西。”康顿近期在洛杉矶接受时光网采访时这样说到,“这种现象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因为观众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期待,而你在创作的时候可能跟观众想法一致,但也可能会有不同的视角,甚至会引入一些新的理念,这就产生了许多种可能性,有好有坏。对电影人来说,有一群一心想要看你作品的观众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这种待遇真的太奢侈了。”
 

 
  迪士尼公司1991年制作的动画电影《美女与野兽》是一部在视觉效果方面非常具有开创性的作品,制作团队研发出了新的CGI技术,摄像机拍摄的画面和动画画面实现了无缝拼接。时光网记者向康顿提出了一个拍摄上的问题:在真人版《美女与野兽》中,是否刻意模仿或避开了原动画中的某些镜头?
 
  “这个说起来挺有意思的,”康顿靠着椅子,思索了一会儿才回答,“我知道好多人都用预告片里的镜头跟动画版做对比,但我们在拍摄的时候真的没有刻意去拍那些镜头。称得上模仿的应该是我们拍得很像《音乐之声》的那个镜头。不过我可以跟你这么解释,举一个例子,1991年的动画电影里,最激动人心的一个镜头应该是‘Beauty and the Beast’这首歌响起,镜头扫向卧室天花板的那一段,因为这个镜头代表了当时的技术创新,那个镜头是电脑模拟出的摄影机移动效果,不是单纯的动画。我觉得模仿这么一个镜头毫无意义,重要的是要怎样体现出当时那个镜头带给观众的震撼感。所以,拍这一段的时候我主要是在力图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充满活力,配合那段华尔兹舞。当贝儿被野兽举起来之后,观众就能体会到贝儿的内心世界,跟她一起陶醉在美妙的感受当中。”  
 
 
  说到音乐,1991年版的《美女与野兽》曾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和最佳原创配乐奖,而真人版电影也请来了当年的作曲家之一艾伦·曼肯。原版作品中的歌曲都会收录在新版中,此外曼肯还特地为新版创作了新歌。但就算过了这么多年,很多铁粉还对一首甚至没在电影里出现的歌念念不忘。
 
  这首歌就是“Human Again”,一首欢快的华尔兹舞曲,被魔法变成物件儿的家仆们曾唱过这首歌。但是在原版电影中,由于时长问题,这首歌被换成了“Something There” 。后来,在1994年百老汇舞台剧版的《美女与野兽》中,曼肯把原曲做了改编,又请蒂姆·赖斯作了词,终于让观众们听到了这首歌。再后来,2002年发行的IMAX版和其后发行的家庭版DVD中也收录了“Human Again”这首歌。
 
  但是新版的《美女与野兽》也没有采用“Human Again”。
 
 
  “就算是迪士尼的电影,预算也是有限的。”导演比尔·康顿解释说:“‘Be Our Guest’这首歌我们花了两年半的时间才达到适合真人版电影的效果,因为设想和实际拍摄之间还是有很大差别的。‘Human Again’这首曲子更长,而且唱歌的都是特效人物,要完成这个工程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任务,所以我们把主题稍微改了一下,改成了另一首歌。”
 
  作曲家曼肯做了更详细的解释:“‘Human Again’在创作之初就挺不容易的,曲子有九分钟,相当长。从音乐方面来说,我特别喜欢这首曲子,不过作为电影的配乐来说,它不太合适。因为电影里这首歌出现在换季的时候,当时贝儿的父亲莫里斯还被绑在树林里。从戏剧角度来说这首歌还是有些问题,所以不能用。”
 
  曼肯说到这儿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如果用这首歌的话,莫里斯早就冻死了!所以在真人版电影里我们也只是用到了这首歌里的一些元素。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实际上,霍华德和我做的那首曲子映衬了当时的情节,气氛也很好,但在整个电影里就是不太和谐。”曼肯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