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当乐视的资金危机在年初宣告解除,几乎所有人都在追问同一个问题——来自地产界的“白衣骑士”孙宏斌会把乐视带向何方?投资乐视是融创中国第一次走出地产行业。贾跃亭的老乡、地产大亨孙宏斌试图通过资本来完成对乐视的全盘改造,这根本上也更符合融创中国的未来利益。
 
  答案正在变得明显。根据乐视网在上周五晚间(3月10日)发布公告,乐视宣布放弃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的控制权。乐视电子商务成立于2014年,此前主要负责运营乐视的电子商务平台乐视商城。
 
 
  这并非乐视近期首次“壮士断腕”,而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也早已成为几次事件中的主要驱动力。以体育版块为例,乐视体育在不久前退出中超新媒体的版权竞赛。而早在两个月前,孙宏斌就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声称,乐视体育下轮融资将超过30亿元,但十几个亿买中超版权没有意义,“一年有一万场直播,没有中超也没关系。”
 
  山西老乡和敢于下注,曾是贾跃亭和孙宏斌当初走到一起的共同点。而现在后者或许试图通过资本来完成对前者和乐视的全盘改造——使乐视的业务变得体系化和集中化,同时在根本上也更符合孙宏斌与融创中国的未来利益。
 
乐视商城
  
  在这份公告中,乐视商城被放弃主要源于其巨额亏损,且数字正在呈现不断扩大的趋势,同时乐视网在乐视商城的业务占比不断下降;基于以上原因,乐视网决定放弃前期乐视控股授予提案权、表决权。
 
  乐视网还将放弃其尚未认缴的150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对应的乐视电子商务15%的股权权利,转由乐荣控股出资认购,乐视控股所持有的的乐视电子商务全部股权转让给乐荣控股。
 
  乐荣控股即为贾跃亭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根据工商资料显示,乐荣控股的法人股东是北京百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北京百乐文化只有两位股东——乐视CEO贾跃亭与他的姐姐贾跃芳。
 
  事实上,乐视将乐视电商的控制权转交给贾跃亭,同时也因此在财务数据上带来了更大的回旋余地。根据公告指出,剥离电子商务后乐视网的合并报表中净资产将有所增加,后者也得以针对业务结构进行优化。
 
  而依据界面新闻报道,乐视致新与电商存在的关系可能是导致乐视电商亏损的关键性要素。“两者同属乐视网的企业,收入和成本费用分摊混乱,将收入归集到乐视致新,将成本和费用归集到了乐视电子商务。”
 
  根据乐视当初的业务布局安排和结构划分,以乐视超级电视为主要产品的乐视致新,与乐视电商位置处于产品销售的上下游。财报显示乐视致新收入在2015年达到86亿元,亏损7.3亿元;在2016年上半年为74.6亿元,同比增长63%;净利润亏损5687万元,亏损大幅缩窄403%。而乐视商城2015年营业收入3030万元,净利润为亏损2356万元;在2016年下半年,乐视电子商务的营业收入26.37亿元,净利润亏损达到1.94亿元。
 
  此番调整意味着乐视电商被剥离后不再并入乐视的合并报表,从而减轻乐视未来的财务压力。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番资本腾挪和乐视资产架构上的重新划分,放弃乐视电商也将为乐视的新股东带来直接收益,也就是在不久前驰援乐视的孙宏斌。
 

 

孙宏斌

  树立起“白衣骑士”形象的孙宏斌同时获得了对乐视的影响力。不光贾跃亭本人在公开场合表明孙宏斌作为乐视二股东的重要性;早前乐视另一股东鑫根资本也在采访中表达了对孙宏斌的支持,“孙宏斌一方是第二大股东,鑫根欢迎这样的股东,也希望所有的投资项目都有人成为第二大股东。如果公司没有第二大股东,我们在里面待着,我们就死了。”
 
  孙宏斌本人的目的如今看来也很明显:剥离乐视目前亏损严重的资产业务,尽可能地收缩战线与相关业务。根据这段时间媒体有关乐视的综合报道,这一信号正在得到充分释放,并已成功作用于乐视旗下的部分核心资产。
 
  原本属于乐视体育的中超联赛新媒体版权在本月初宣布归属苏宁体育和今日头条,此前乐视体育还失去了亚足联赛事转播权。而孙宏斌在此前的投资者会议上已经透露要为乐视体育引入二股东,遏制住这个业务的继续亏损,“体育今年就不用买中超了,中超十几个亿我觉得没有意义,不买中超就挺好的,或者其他的贵的就少买点 ,一年有一万场直播,没有中超也没关系。”
 
  乐视体育一直是乐视生态故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与近些年乐视针对其余领域的跑马圈地相同的地方在于,乐视体育在当前还未开发出清晰的盈利模式,而针对体育赛事版权的布局也被视为亏损的主要原因。
 
  根据媒体报道,截至2015年11月,乐视体育总计资产52亿元,当期营业收入2.91亿,亏损超过5亿。而去年仅在中超版权一项上乐视便需要支出27亿。
 
  孙宏斌此前在发布会上表示,乐视的主要症结还是在于缺少资金灌溉,而融创将为其提供充分的资金支持。不过孙宏斌同时也提出“做生意”的相关表述,这意味着作为投资者,孙宏斌会为乐视引入健康和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而乐视部分业务拖累公司的问题将得到解决。
 
 
融创与乐视的合作起初并不被看好,不过孙宏斌和融创中国很快充分发挥出两者结合的想象力,在1月16日的投资人会议上提出做商业地产开发的可能性。
 
  事实上,乐视体育正在孙宏斌的带领下进行一轮新的架构调整。根据乐视体育当时官方表态,乐视体育从去年12月后开始转型精细化运营,原本成本较高的部分业务将被边缘化。根据腾讯财经报道指出,中超版权在今年3月份宣布落户其余平台,而乐视体育至少已在两个月前确定不再执行中超17年13.5亿的独家版权。
 
  乐视其他业务也在进行不同程度的重新改造。为应付肇始于去年11月的资金链危机和继续乐视生态建设,乐视控股将2013年竞得的隆视广场出让给融创中国,而这一项目原本用作乐视总部;乐视还在人员构成上继续“瘦身”,多位高管和工作人员被“优化”裁撤。
 

 

乐视致新与乐视电商存在紧密联系

  商人孙宏斌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承认投资乐视是在为融创的5到10年后做准备,“我们要研究5-10年之后怎么走。我们已经探索了很多行业了,过去想过要投这几个行业:一,第一个行业是增量市场,投资链家就是房地产行业巨大的增量市场;二,金融平台,我们看了很多公司,为什么没下手?因为太贵了;三是资源性行业。去年我们看了好多矿;四是过去的衣食住行,现在消费升级了,就是大娱乐、大健康行业。”
 
  投资乐视是融创中国第一次走出地产行业。其判断前提是对于房地产行业的未来认识,即行业不可能超过11万亿规模。孙宏斌认为投资乐视将会让融创保持在其余增量市场的拥有机会,“地越来越贵,我们第一需要投入增量市场。”
 
  在发布会上,乐视与融创也透露双方将保持相当紧密的合作关系,“一共两块,一块是在产业地产,我们会支持协同我们的乐视团队开发建设,有一些分工协作;第二块是对我们的客户、我们的产品,这一块我们希望这次也能够对我们的客户,对我们的业主能够增加价值,能够站在客户的角度,能够刚才像我们贾总说的,能够在生态智能家居包括方方面面。”
 
  事实上,隆视广场转让给融创中国便被外界解读为孙宏斌和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一项重要目的——通过乐视为融创拿地。孙宏斌在1月16日的投资者会议上表达了这种结合的可能性,“我们下一步能做的是在拿地的时候,可以结合,比如说汽车小镇、体育小镇、影视小镇,互联网生态小镇……我下一步拿地上,我们会利用和乐视这种伙伴关系,和乐视一起拿地,然后做汽车小镇,这个成本很低,这个东西我们下一步会做的……我们就是利用各种手段拿好地。”
 
  融创中国在2016年上半年收入约为106亿,净利润为21.5亿,比上年同期增长仅为1000万,根本原因则在于高地价导致成本递增。而根据《经济观察报》的一篇报道指出,乐视概念对渴求招商项目的地方政府具有一定吸引力,并能掌握较大议价权。
 
  而乐视此前已经在北京、重庆、上海、浙江等国内省市,以及美国两个州拿下接近20000亩土地。换言之,“融创让乐视具备了在投资项目谈判过程向地方政府做土地开发的意识,乐视让融创有了获取低成本土地合作开发的可能。”
 
  而针对乐视的部分业务剥离也能保证融创在这笔投资中获得优质资产。根据界面新闻报道,乐视致新在融创中国进入后已经获得几轮估值提升。融创中国在今年1月份以79.5亿元获得乐视致新33.49%的股权,乐视致新当时的估值为237亿元。2月14日,信利电子有限公司以7.2亿元获得乐视致新2.34%股权,乐视致新估值已经达到307亿元。而这也是融创中国和孙宏斌对乐视操盘能力的一次成功实践。
 
  不过到目前为止,乐视的资金问题因为贾跃亭在汽车业务上all in,还未得到完全解决。融创中国与乐视未来在商业地产上的合作也仅止步于拿地阶段,这位踏进文化产业的地产大亨也还需要面临一系列考验。
 
  而孙宏斌曾在之前暗示过乐视对他和融创的重要意义,“我听过很多意见,但是都不足以改变我的决策,因为他不了解乐视,我现在是最了解乐视的人,因为乐视这几个板块从来没有对别人开放过财务数据,没有向其他人开放过这个经营数据,所有的数据都对我开放了,我对乐视的了解超过所有出主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