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日剧《四重奏》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热潮,很多人将之视作今年的神剧,剧中那些俯拾皆是的金句,三言两语道破人际关系、夫妻情感、梦想价值等等人生命题,也击中大家,并被截图广泛传播。

       “所有人都在说谎”,“所有人都在单恋”,《四重奏》的宣传语甫一挂出,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什么鬼”的反应,当它甩出幕后的编剧大神“坂元裕二”的大名后,有关这部剧所有吊诡的设定又似乎变得理所当然。

       《四重奏》可以说是今年春季档最受关注的日剧,除了坂元裕二的品质保障之外,松隆子阔别五年再演日剧的噱头,松田龙平、满岛光、高桥一生的演员组合,也是华丽丽的“梦想卡司阵容”。

       当然,有坂元裕二大神坐镇,《四重奏》的故事自然非同一般,片中的角色在不断反转的人设里让这部剧全程高能,目前这部剧已经更新到了第八话,也即将走到结尾的终章,但人物似乎还有秘密待展开,用剧中的一句台词简单概括就是“越来越来劲了”!

       卷真纪(松隆子 饰)、世吹雀(满岛光 饰)、家森谕高(高桥一生 饰)、别府司(松田龙平 饰),四个人机缘巧合地在KTV遇见,一个大提琴手,一个中提琴手,两个小提琴手,正好是一组四重奏,看似有些无厘头的命中注定,让他们决定组成“甜甜圈洞四重奏”,聚集到别府的轻井泽别墅练习,并寻找演出机会。随着剧情的不断发展——原来这场命运的邂逅埋藏着每个人物各自的布局。一部貌似小清新的剧集就这么在坂元裕二的“脑洞”里变成了悬疑剧......

       四个主角在轻井泽共处的时光,远离了世俗的价值评价,在这里他们就像身在“理想国”,但在这小小的格局里,却也碰撞出了种种化学反应,甚至搭建了一组家森→小雀→别府→卷的全员单恋结构。对每个人物人生段落或切面的刻画,也常常带出发人深省的人生主题。无论爱情还是悬疑,都是《四重奏》的壳,归根到底还是坂元裕二用笔写就的现实真相与温柔抚慰。

       有意思的是,这部剧在日本的收视率并不高,却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引发了追剧风潮,很多人将之视作今年的神剧,剧中那些俯拾皆是的金句,三言两语道破人际关系、夫妻情感、梦想价值等等人生命题,也击中中国观众,并在微博朋友圈里被截图广泛传播。

       听时光君叨叨了这么多,大家是不是也很好奇,竟然还有剧集能够迷倒高冷傲娇阅片无数的时光君?它到底有什么魅力?今天我就来聊聊这部传说中的《四重奏》。 

       乍看《四重奏》的海报,朦胧清新,松隆子、满岛光、高桥一生、松田龙平,两对男女的组合,一目了然的片名,再看看故事简介:分别擅长四种弦乐乐器的四人,因为一次偶然机会相识,又因为同样的音乐梦而聚在一起,每星期到一所大宅里共同生活练习并寻找演出机会——俨然是一个音乐情缘与梦想励志的温馨故事。

       然而这种对这部剧集的“想当然”在第一集就被打破——

       路边演奏大提琴的小雀被一位老人请求与素不相识的卷做朋友,也让观众了解,那巧合般的KTV邂逅,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命中注定”;满嘴家庭幸福婚姻美满的卷,回到东京的家里却独自生活,枯萎的花朵,散落在地上的男人袜子,电视机里播放的“发现男子尸体”新闻让她若有所思;家森看到路边汽车里的男人露出紧张的神色;用轻井泽豪宅招待大家的别府更是让人对他的来历充满好奇。每个人物都是“有故事的人”。

 

       随着故事的展开,四个人的“秘密”也逐个浮出水面。卷与丈夫经历了从恩爱美满到寡淡无味的婚姻生活,如今面对的是丈夫不告而别离家出走的窘境;小雀在少女时代与父亲四处行骗的往事,也让她与父亲之间产生了无法和解的亲缘;家森对婚姻的玩世不恭;别府身为世家子弟却被认为“不思进取”活在梦想里。沉浸在弦乐的世界里,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光彩夺目,但走出梦想的乌托邦,他们的生活却又千疮百孔,充满着不知所措与无奈。

 

       有趣的是,《四重奏》虽然在故事讲述的方式上有些吊诡的气质,剧集中也俯拾皆是人生的种种“不圆满”,但却用诙谐的笔触,把那些浪漫背后的现实真相处理的温情脉脉。四位主角彼此牵扯往事揭幕的过程,也让他们获得机会去看清楚对方,同时也更明了自己。虽然相处的过程有碰撞,有各自的怪癖,但《四重奏》奏响的依然是点题的团队默契与结伴同行。

       当他们在一场演出前被要求依靠音乐“假装拉琴”后,各自心里都因为自尊受伤而不是滋味,甚至想要拂袖而去,但他们心里也明白,“甜甜圈洞四重奏”组合并没有达到足够专业演出的高度,就像制作人说的:“心怀大志的三流,就是四流”,这句话不仅对剧中的他们受用,落到银幕外,相信不少观众也感觉自己被啪啪啪打了脸。 
 

       卷与丈夫一见钟情恋爱结婚,婚后感情却因为一个享受柴米油盐,一个向往罗曼蒂克而由浓转淡,直到有一天无意中听到丈夫与同事的交谈,卷才得知,丈夫不喜欢吃炸鸡的时候浇柠檬汁,而结婚以来她却总是在丈夫吃的炸鸡上浇柠檬,丈夫从不言语。丈夫爱着婚前神秘浪漫的卷,却无法面对婚后平凡甚至有些无趣的卷。丈夫甚至告诉同事自己对卷的情感是:“爱她,但是不喜欢她。”这段感情里没有第三者,崩坏的唯一原因是彼此对婚姻的不同期许。

       家森与妻子的婚姻同样没有第三者的介入,他们的分手也是一段值得玩味的“范本”。觉得婚姻证书就是“死亡笔记”的家森,在失去了6000万的彩票之后借酒浇愁邂逅了愿意和他结婚生子的妻子,但任性自我的他却无法承担起作为丈夫与父亲的责任,反而幻想着“如果没有失去那6000万,现在会怎样”,在妻子看来,家森向往的“如果”背后,其实是没有她的生活。

       婚姻到底是什么?别府曾问过卷这个问题,卷的回答也说出了她与丈夫、家森与妻子的两段婚姻生活,甚至是大多数人婚姻生活的真相——夫妻就是可以分开的家人。当然,有关婚姻的讨论,还推荐大家看看坂元裕二编剧的另一部日剧《最完美的离婚》,看完之后如果你还想结婚,那么恭喜你,你找到了真爱!

诸如此类的“小确丧”在《四重奏》里俯拾皆是,比如谈到上进心的时候他们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