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在对表层乱象的指摘和发泄后,文中提到的这些问题更宏观,也更迫在眉睫。
  两会闭幕在即,继“小鲜肉”“收视率”等遭轮番炮轰后,“广电独家”记者近日深入政协新闻出版界别进行采访,探索媒体现存问题的内生性根源——央媒人才流失、体制机制建设、媒体融合下的舆论管理、文化产业规范……在对表层乱象的指摘和发泄后,这些问题更宏观,也更迫在眉睫。(注:以下皆为重要观点摘编)
 
问题一:您认为当前传统媒体的人才环境究竟如何?日前出台央媒深化改革意见,您认为应主要关注哪些方面?
 
 
 
欧阳常林(全国政协委员、湖南广电总台原台长):
 
  当前广播影视行业舆论宣传阵地形势堪忧、人才堪忧、创新堪忧,主要表现在广告收入下滑、节目成本上升和人才流失。
 
  受经济形势影响和互联网的冲击,很多电视台广告收入断崖式下滑,节目制作成本却成倍上涨,结果就是没有资金投入创新,只能维持基本宣传和播出运转。
 
  新形势下很多过去的激励机制没有了,很多人才流失到体制外,他们都是花费多年心血培养起来的,流失后的损失不可估量。
 
  建议增加财政投入,继续支持广播影视行业发展,弘扬正能量,宣传价值观,强化我们的阵地,加大投入,留住人才。
 
王求(全国政协委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原台长):
 
  中央高度重视媒体融合发展,但在深化改革过程中,仍存在体制机制、人才队伍、投入不足等问题。
 
建议:
 
一是由财政全额拨款以保障传统主流媒体做好本职工作。
 
二是给足编制,保证人才队伍稳定。
 
三是在现行财务管理基础上,参照科研经费管理新办法,明确经费包干、自主支配、严格审核管理的办法。
 
四是应该重新评估目前意识形态领域奖项大幅削减现象,对于从事广播电视事业的人员来说评奖主要是精神的鼓励,取消奖项不能“一刀切”。
 
周锡生(全国政协委员、新华社原副社长):
 
  要如何发现、使用和留住人才?除破解体制机制难题外,也应立足现实,留住现有人才,不断发现、寻找、培养优秀人才。
 
  建议国家主管部门加大统筹协调,有规划、有系统、有针对性地组织媒体融合理论和实战培训。
 
王国庆(全国政协委员、政协新闻发言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原副台长):
 
  早年对人员流动我是持坚决反对意见,我在国家广播电台分管过5年人事工作,那几年正好是传统媒体人才流失很严重的时期。
 
  但是我们对人才的观念也得变,要为人才流动鼓掌。人才流动对推动社会发展很有效,处理好了有积极作用。
 
  传统媒体有一些人才流动到新媒体去,新媒体发展过程中也需要人才,而且新媒体也成了我们信息获取、舆论引导重要的平台,我们也需要合格的、符合社会发展需要的人才去掌握、运作,这也是需要的。
 
但关键问题是,在这个过程中对传统媒体冲击太大,包括国企也是这样。国企现在成了民营企业的黄埔军校,传统媒体有的也成了新媒体的黄埔军校。
 
  从大的发展态势看是好的,从具体来讲对传统媒体的发展包括日常运作还是带来了一定影响。我们怎么从体制上、待遇上、感情上确确实实的认认真真的做些研究,找出一个好的办法,把该留的人留住,能流动的就流动起来。这样社会就活了。
 
问题二:当下几乎所有媒体都在讲媒体融合,您认为有哪些问题需要注意,是否应加强引导?
 
王国庆(全国政协委员、政协新闻发言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原副台长):
 
  媒体融合是发展大势,希望原来所谓的传统媒体能够在新的环境、态势下生存下去,还能更好的发展。
 
  心态要摆正,如果传统媒体仍停留在“没关系,总有我的一席之地,总有我的那部分受众”,如果还按照原来不变,在这个大势下就会被淘汰。
 
刘春(全国政协委员,凤凰卫视中文台原执行台长):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内容创业成为新的风口,自媒体风起云涌,微博、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平台带来了媒体传播新格局,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侵犯版权的情况层出不穷,虚假新闻不断,恶言恶语评论流行,新闻原创质量大大稀释,生产新闻的人越来越少。
 
建议:
 
一是有关部门高度重视新媒体带来的课题,把自媒体纳入管理体系。
 
二是尝试建立自媒体的准入或者考评体系;
 
三是加大对自媒体违法行为处罚力度。
 
  强化平台作用,使自媒体平台不能只享受流量红利,却利用避风港原则规避监管责任。
 
周锡生(全国政协委员、新华社原副社长):
 
  目前媒体融合态势很好,但确实存在一些具体问题。
 
  要加强先进技术支撑,兼顾多种形态的媒体操作系统,随时共享合作媒体资源。建立相关数据库,实时监控重大突发事件,为媒体提供新闻舆情系统,实时监控新闻媒体在互联网的采用情况。
 
  最后,要注重新闻媒体的资源共享与版权保护问题。希望国家尽快建立新闻媒体统一、权威、先进的内容资源管控交易平台。
 
问题三:国家一直在加大投入文化产业,但过程中乱象不断。您认为有哪些需要重点规范?
 

张丕民(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重视发展文化产业。目前,各地影视小镇的建设如火如荼,总体来说这是好事,尽管有政府政绩的动因,有地产商的助推,有影视企业的需求,但也凸显了文化产业的吸引力和聚合力。
 
  在各地兴建影视小镇的同时,我们一定要注意盲目建设所带来的风险和弊端,避免蜂拥而至。建议从国家层面给予必要的规范和指导,使影视小镇建设健康有序发展。
 
 
韩三平(全国政协委员、中影集团原董事长):
 
  目前我国电影、电视剧产业产能严重过剩,一年出产几百部电影、数万集电视剧和网剧,但同质化、简单化、概念化现象非常普遍,缺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
 
  像美国电影《血战钢锯岭》,我们的艺术从业人员是不敢这样塑造人物的,因为创作的时候首先想到的都是能不能过审,严重束缚了创作生产力。
 
  文化产业如何生产出优质产品,还需要深层次改革,一方面要在产业体制和市场体制上进行改革;另一方面还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这样才能使我们从电影大国变成电影强国。
 
中国电影产业高速发展,如何做好做强,总的来说我有四点建议:
 
一是要解放思想,打开题材禁忌。目前大量影片同质化、简单化,导致电影作品欣赏性、艺术性不强。
 
二是要重视影视基础教育,基础工种做不好,电影很难做好。政府部门应鼓励基础教育,让学习电影基础工作的人才也能有好出路。
 
三是影视公司层出不穷,应帮助其提升出片质量,出好作品才是成立影视公司的真正目的。
 
四是电影行业协会没有实权,政府应适当放权,让行业协会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