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迈克尔·凯利(Photo courtesy of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Armando Gallo.)时光网专访《纸牌屋》主演迈克尔·凯利,关于他在剧中的角色,以及这个角色第五季中的一些变化。

  《纸牌屋》第五季将于5月30日正式回归,虽然目前美国现实生活中的政治比虚构的剧集似乎还更出人意料,粉丝依然期待在第四季结尾,下木总统(凯文·史派西饰演)宣布国家与恐怖主义全面开战后,接下来的剧情将如何发展。
 
  由Netflix出品、改编自BBC同名剧集的《纸牌屋》自2013年推出后,因其对政治的冷酷、腐败和操纵有着生动描述,获奖无数,同时也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粉丝。凯文·史派西和罗宾·怀特饰演的下木夫妇,是剧集中引人注目的重要角色。而迈克尔·凯利饰演的下木总统首席幕僚长Doug Stamper,严肃、不苟言笑,也一直贯穿着整个剧集。这个角色有着黑暗的一面,以及因盲目的忠诚带来的无法预料的后果。
 
  迈克尔·凯利出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今年48岁,1980年代他曾在南加州的小海岸卡罗莱纳大学学习法律。在上了关于表演的选修课后,他决心成为一名演员。在出演了一系列电视,如《黑道家族》、《犯罪心理:嫌疑犯行为》等后,凯利也出演了《命运规划局》、《超能失控》等电影。在娱乐业摸爬滚打了近20年后,是《纸牌屋》制片人兼导演大卫·芬奇最终敲定凯利出演Doug,成就了这个必不可少的角色。
 
  不久前,时光网记者有机会对话凯利,一起聊了聊他在《纸牌屋》的工作,他对于该剧大受欢迎的看法,以及第五季中这个角色的一些变化。
 
 
  时光网记者:因为这个角色如此安静,有时观众不不太了解Doug到底在想什么。但你总是能够不经意流露出他头脑中的想法。他看起来有些扭曲。因此即使有些场景他并没有什么对白,你也一直知道他在想什么吗?
 
  迈克尔·凯利:是的,我知道。其实,我我想,正由于Doug大部分时间并不说什么,他反而真正地传达了某些信息(多于那些在说话的角色)。所以我的大部分工作就是去体验他所想的。我体验了他所背负的所有情感:他对于Rachel的内疚,他的酗酒,以及他与 下木总统的关系。然后你在准备每个场景的表演时,都要试图在心里隐藏着这些情感。就像你说的,他很多时候并不说什么。但你依然必须去传达信息。所以,这就是你必须把这些信息放在心里,而不是说出来。如果你是真正地体会到这些情感的话,这样依然能在你的脸上看到这些信息。
 
  时光网记者:你认为《纸牌屋》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表演、剧本还是大胆的叙事?
 
  迈克尔·凯利:我想是所有这些内容的综合——我们剧组是一个伟大的家庭。吸引力来自于整个剧组,真的。你看着一些工作人员,比如Gary Jay,他是我们的A组摄影师,他从开机第一天就一直呆在组里,确实干了一件了不起的工作,保持着整个剧的画面水准。因为我们这个剧会有着来自全世界的不同导演。有时他们想做些其他尝试,摄影师会说,“嗯,我们在《纸牌屋》里不这么干。”这就是一个例子。但是这是大卫·芬奇在一开始就定下来的基调,然后每个人都竭尽全力,辛勤工作。我们也在意我们所做的事情,这就是剧集在荧幕上展示出来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干好了自己的工作。编剧和其他演员都拿出了100分的努力,对于每个细节都精益求精,我想这就是成功的原因。
 
 
  时光网记者:《纸牌屋》的成功,意味着一段难以置信的旅程,特别是像你这样一位主要角色,要连续不断地工作这么长时间。你会乐在其中么?
 
  迈克尔·凯利:是的,我是。我曾说过,我以后也都会这样说,饰演Doug Stamper这个角色、与剧组其他人一起工作是我当演员以来最大的一份礼物。
 
  时光网记者:这个角色的阴暗面会影响到你么?
 
  迈克尔·凯利:有时很难摆脱他(留在片场)而回家,但我理解这个角色,我理解Doug在做什么。我不是说我会去杀人,但我能理解这个角色。这样就使得一切容易些。而且从纽约的家(凯利与妻子及两个女儿住在一起)到拍摄地巴尔的摩的公寓,需要长途驾驶。路途大概有三小时,有时我静静地开,有时则听着广播或有声书,回到那种沉思的模式。而且在巴尔的摩,我的公寓很简单。我不是一个方法派演员,我不会说我会使自己呆在那个角色里,因为我们有时一起外出,度过一段快乐时光。如果你与凯文·史派西共事,你会有很多乐趣。但是,我乐意进入到Doug的身体里,这个角色如此复杂,我很乐意去扮演他。
 
  时光网记者:《纸牌屋》的主创鲍尔·威利蒙将会转而参与到其他项目中,第五季将改由Melissa James Gibson和Frank Pugliese两人主导,这会对剧组有很大变化吗?
 
  迈克尔·凯利:我们现在只回来拍摄了两三周,所以也许以后会有一些变化,但现在我还没感受到。对我来说,鲍尔的离开,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为他说了一件事,帮助我确立这个角色。在第一季拍摄的时候,他说,“我不希望你夸张地表现感情。”我说好的。他接着说,“我希望,在这一季的结尾,观众会说‘这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鬼?’”。我说好的,然后把它铭记在心。这确实帮助到我,从此一切开始明了,我找到了Doug Stamper的声音,它就来自于鲍尔对我的这些提点。鲍尔对所有事情都很有帮助。这并不是说Melissa和Frank没有帮助。 我想Netflix和MRC做的是对的,通过聘请两位资深编剧来维持这部剧的品质,同时保留了所有其他剧组人员。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个人来说,我会怀念鲍尔和他永不疲倦的对工作的激情。我确信Melissa和Frank也会有激情。但鲍尔从不睡觉,他会整天工作。在每次实拍甚至排练的时候他都在。目前Melissa和Frank也是这样做的。所以说鲍尔为这个剧的主创建立了一个好的标准,他们也会向这个榜样看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