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昨夜美国金球奖颁奖典礼制作公司DCP官方宣布万达收购一案终结(terminated),并已向当地法院起诉要求万达方面赔偿2500万美元的违约金(Variety报道为2500万美元,《好莱坞报道者》报道称5000万美元)。据Variety报道,直到去年11月底之前,万达董事长王健林都一直在催促施压要求尽快完成此笔收购,该交易本应在1月17日就完成。但到了今年早些时候开始,万达方面起了变化,万达启动了合约中的延期条款,将交易延期至2月28日完成。但最终还是流产终结了。
 
      刚刚过去的48小时,可谓风云突变,另一笔中资影企10亿美元海外投资几乎也已濒临终结。据《好莱坞报道者》报道,上影集团和华桦传媒在去年年底与派拉蒙达成的10亿美元片单投资由于中国限制资本外流,派拉蒙方面迄今并未收到中方的第一笔预付款。这笔资金本应在1月份的第一周到账,据称派拉蒙已多次催款。
 
      外媒普遍认为以上两笔交易均遭遇了中国政府近期日趋严厉的外汇管制措施。
 
      北京时间10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有一段算得上是“回应”了中国跨境直接投资最近遭遇的日趋严厉的政策监管,也让市场明确感受到了来自监管当局的风向——
  
      中国对外投资总体来说还是一个比较新兴的事物。虽然说十几年以前开始有一个口号,中国企业要“走出去”,但是最开始的时候是很缓慢的,很多企业家对 怎么“走出去”也不了解,这有一个过程。慢慢大家信息越来越多,对国外的有关投资环境、法律也越来越了解了,企业家之间一交流,你在外面有投资,有收购, 大家就形成一种风,都在考虑对外投资,其中也不乏有一部分是过热的情绪,投资具有盲目性,有的人也是事情做得很急,因此对外投资可能数字上增长相当快。这其中有一部分实际上跟我国对外投资的产业政策要求不符合,比如投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因此,进行一定程度的政策指导,我们认为是有必要的,也是有成效的。
 
      周小川的公开表态似乎明确地指向了在海外“采购”过传奇影业、DCP以及西班牙马德里竞技俱乐部(入股)的万达,特别是万达在美国的买买买,已经引起了美国政界的警觉甚至是敌意。
 
      去年11月29日,国内多家媒体报道,市场流传一份国家外汇管理局苏州市中心支局下发的紧急通知,要求从28日起,银行办理资本项目项下单笔购汇、付汇(本外币)支出超过(含)等值500万美元以上的交易,均需事前向外汇局报告,在完成真实性、合规性审核之后再予办理。
 
      当然,周小川也明确指出了对外投资里经常项目下的人民币汇出并没有受到限制——
 
      外界对外汇管理有一些议论,有一些也不准。首先说一些议论涉及到外商企业利润汇出,借债的还本付息,这实际都是经常项目。中国1996年就开始承诺经常项目是可兑换的,是没有限制的。但是,企业也有义务进行国际收支申报,国际收支还要有统计,这都是需要做到的。
 
      信号既已明确发出,下一步就看人民币大亨们如何接招了。
 
      但,政策大棒下,除了暂时撤退还有更好的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