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尽管有世纪乌龙和特朗普总统的神助攻,这届奥斯卡比起上届收视(10.5)还是跌了1.4,但比奥斯卡直播收视率跟更令人意外的,还是二月的新剧收视率。一方面评论界都在为《傲骨之战》、《大小谎言》、《当我们崛起时》摇旗呐喊兴奋不已,可另一方面,这些口碑剧却集体遭遇了收视哑火——更确切地说,是收视悲剧。但对于老一代剧迷来说最令人难过的消息还是,当《24小时:遗产》只遗留下1.0的收视率,《24小时》的传奇也许真的在失去杰克鲍尔后的第一季就走到了尽头。《傲骨之战》《大小谎言》口碑炸裂收视低到离谱,今年第一部取消剧花落《嫌疑恋》,《24小时》衍生剧可能活不到下一天了。
 
  对于许多美剧高管来说,一定会怀疑自己是看了一份假的二月新剧收视率。在整个二月里,1.0竟然成了大部分新剧难以突破的收视上限。
 
  如果说《罪恶黑名单:救赎》、《嫌疑恋》的失败还在情理之中,那么《傲骨之战》、《大小谎言》这样来势汹汹又备受评论界赞誉的口碑剧的收视失利,就更加令人难以理解了,《军团》情况稍微好一些,但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为什么这些在国内已经被捧为神剧的剧集,却遭遇了收视集体扑街?如果品质不是赢取收视的必然保证,什么才是?而最令美剧高管们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则是:美剧观众到底想要什么?
 
  从《傲骨之战》到《大小谎言》,那些口碑剧收视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说之前观众还在为CBS只将《傲骨之战》首播集放在电视上播出,其它集数全部安排在网上频道CBS All Access播放感到惊讶的话,那些现在就只能佩服CBS的先见之明了,尽管在国内已经被捧为神剧,在欧美也评价颇高,但剧集首播当晚却连重播电影《魔发奇缘》都不敌,0.7——这就是这部在国内被称作“我只看了两集就断定这部剧会成为爆款”的口碑剧的现实收视率。
  没人说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使《傲骨贤妻》的人气已经今不如昔,依然应该能够为衍生剧引流来一些老观众,而剧集本身,无论是故事、演出还是制作,都在水准之上,这一点,早有无数剧评为之背书,可观众就是完全不买账,直接送给制作人一个垃圾收视率,也为该剧的未来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但比起一开始就没打算在电视平台多呆的《傲骨之战》,七集限定剧《大小谎言》才是真正的收视悲剧。
 
  金牌畅销作家莉安·莫利亚提的畅销书+《波士顿法律》金牌编剧+妮可·基德曼、瑞茜·威瑟斯彭的奥斯卡影后斗法,妮可基德曼甚至一开场就献出了大尺度的感人演出,IMDb评分也已经高达8.6,可这一切都没能阻止剧集收视直接跌破底线。
 
 
  有网民留言称:“就算妮可·基德曼和瑞茜·威瑟斯彭下7个小时的跳棋我也会去看!”但事实却是:妮可·基德曼和瑞茜·威瑟斯彭在剧中可不止下了跳棋这么简单,但剧集首播收视率仅为0.3,第二集跌到了0.2,即使以HBO的标准,这样的收视率也太令人失望了。
 
  拥有奥斯卡级制作阵容的《当我们崛起时》也遭遇了类似的命运,即使同性恋平权主题一开始就被评论界认定会曲高和寡,首播0.7依然不是一个可以令人接受的成绩,但至少这是一部有限剧。
 
  FX的《军团》看起来收视还不错,其实0.5的收视率只能算差强人意,比起FX下的血本和超级英雄剧的惯性收视,就更难说能让制片方和播放平台满意。
 
 
  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口碑剧的收视悲剧?一个相对靠谱的猜测是这些口碑剧拥有的高逼格,最终成为了其自绝于收视的羁绊。
 
  尽管这些剧集都获得了评论界一致好评,甚至也不乏大尺度演出,看上去不缺观众,但整体上看,剧集依然偏向小众。
 
  以《大小谎言》为例,尽管第一集的故事既有着犯罪剧的元素,也有着日常的家庭戏,还不乏幽默的段子,但比起题材类似的《绝望的主妇》,剧集无论剧情、节奏、还是影像、配乐,都保持着静水微澜的风格,却严重缺乏戏剧化的情节转折,对于被重口味惯坏了的观众来说,这样的剧集还是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而剑走偏锋的《军团》则是另一个收视故事,玩嗨了的剧集风格当然很容易得到剧评人的热捧,甚至在中国被誉为神剧,可并不是每个观众都能接受剧集神经分裂似的设定和过度极致化的视觉风格。
 
  结果就是:高口碑是评论界的,神剧是大洋彼岸的中国观众的,收视遇冷前途堪忧却是制片方现实面对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