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将于1月6日登陆中国内地,作为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的首部星战电影,《侠盗一号》受益于整个星战系列,但作为独立电影也极其卓越。
  如果《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可以证明卢卡斯电影能通过好莱坞的怀旧之王——J·J·艾布拉姆斯唤出老三部曲的情怀,那么加里斯·爱德华斯的《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也可以证明,不需要走同样的路线也可以创造出有价值的继承者。
 
  《侠盗一号》是由星战系列片头滚动字幕中的一句话发展出来的一个冒险故事,它找到了回应这个系列神话中一个最大问题的方法,还给了观众们一个结局大家都已知的故事,它并没有把自己限定在前作的框架中。爱德华斯从一丝不苟忠于原作的概念细节入手,向这部外传中注入了独特的视觉诗歌,给这个世界观建设增添了更丰富的情感维度。可以说他的第一部星战电影受益于整个星战系列,但作为独立电影也极其卓越。
 
  菲丽希缇·琼斯(《万物理论》中“小雀斑”霍金的妻子)饰演琴·厄瑟,一位被卡西安·安多上尉(演过《极乐空间》的迭戈·鲁纳)从帝国监狱中捞出来的年轻罪犯。后者要她帮助义军同盟找寻死星的建筑师之一——她的父亲盖伦·厄瑟(麦斯·米科尔森,《奇异博士》中的卡西利亚斯)。他们来到了琴童年时的保护者之一,索·格雷拉(演过《降临》的福里斯特·惠特克)的门前,琴和卡西安得知盖伦派出了一个叛逃者,一位名为博迪·鲁克(里兹·阿迈德,《夜行者》中的小助手)的帝国飞行员。他为义军同盟和盖伦的女儿琴都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偷取被设计了致命弱点的死星图纸。
 
  琴和卡西安与一帮士兵和流浪汉组成的乌合之众组队,包括齐鲁特(《叶问3》的甄子丹)和贝兹·马尔巴斯(姜文),他们做了一个可以渗透帝国基地的计划,争取在奥森·克伦尼克主管(演过《密西西比游戏》的本·门德尔森)让死星完全投入使用,永远碾碎义军同盟之前,把图纸偷出来。
 
 
  尽管《侠盗一号》几乎完全发生在电影观众未曾见过的星球上,但爱德华斯的电影把与星战有关的一切都写在了脸上。飞行服和制服看着就跟77年的电影中直接拿过来的一样,交通工具、动物,甚至是控制面板和使用的设备也都是完美的拷贝。
 
  同时角色的花招不断也肯定会让长期粉丝感到亲切熟悉,都是些神秘的元素,比如偷来的飞船、秘密代码、能变样迷惑敌人的服装之类的。更重要的是,这些与原作的呼应并非单纯为了怀旧而做个彩蛋,而是实打实的剧情需要。虽然用CGI重建令人生畏的塔金总督(Governor Tarkin)偶尔不那么成功,爱德华斯还是通过独特的方式,运用塔金总督和“黑武士”达斯·维德这两个角色,暗示了这个相对小格局的故事之外,还有着更大的世界。
 
  这个故事的核心还是琴·厄瑟,她对父亲的寻找让她找到了更大的人生目标。虽然表面上看着跟黛茜·雷德利的蕾伊差不多,但琼斯的这个角色还是与众不同的,在她足智多谋与苦涩的隐忍之下,兼具着正能量和一丝忧郁。本片顺畅地从琴的一个发现发展出另一个发现,并没有在精打细算的第三幕解密盖伦的动机之谜,而是让她慢慢接受了父亲的缺席和他的遗产,然后发展出她自己的动机,找到自己的身份,开始作自己的主导。尽管在她身边都是无与伦比的演员,但琼斯还是主导了大银幕,激起了一种无畏的决心,就像年轻又不攻于外交心机的莱娅公主。

尽管身边都是无与伦比的演员,但琼斯还是主导了大银幕

  爱德华斯让屏幕上充斥着可以满足星战骨灰粉任何层次需求的元素,比如宇宙大战、风景如画的宇宙背景、侥幸逃脱的险境、风暴兵的对决等等,他将这些情节和镜头构思和拍摄出来,用与其他导演不一样的方式带入这个系列。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本片的高潮部分功能性和艺术性都很强,虽然这些角色要完成的任务结果我们都知道,但还是会被惊讶和感动到。
 
  最终,《侠盗一号》可以非常成功地回答《星战》正史中最挑剔的一个问题:到底为什么帝国要在死星上建一个那么容易接近的排气口?明明这是它的致命弱点。而对于那些觉得JJ的《原力觉醒》还不错,但却并不惊艳的观众来说,爱德华斯的电影不仅在内容上和艺术上超越了它,而且提醒了粉丝,唯一和更好能满足他们的,是这个系列的每一个主要细节。
 
  在超级大片儿黯淡无光的一年,《侠盗一号》已经够好了,它是概念、角色和剧情的完美结合;琴在电影宇宙中的旅程正隐喻了卢卡斯电影的工作人员,他们渴望创造,勇于尝试,愿意拥抱陌生的未知,而不是停留在熟悉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