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内特·派帕克、艾米·汉莫和阿雅·娜奥米·金就他们颇具争议的历史片新作《一个国家的诞生》接受了时光网的采访,分享影片拍摄的幕后故事,以及对于种族问题的看法。

 

内特·派帕克版《一个国家的诞生》海报

   内特·派帕克自编自导自演了《一个国家的诞生》,他特意选用的这个片名本身就在美国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早在1915年,D·W·格里菲斯执导的一部电影片名同样是《一个国家的诞生》,该片因其新颖的叙事方式而颇受赞誉,但从历史角度来看,这部片子是具有种族歧视倾向的——尤其是片中大家庆祝3K党成立的那段情节,这可是个坚信白人至上的秘密团体,他们设立私刑,残害了许多饱受奴役和压迫,并遭到非人对待的非裔美国人。
 
  派帕克这部大胆的剧情片早些时候在圣丹斯电影节上获得了评审团大奖和观众奖两项大奖,他特意选用了这个片名就是想扭转原片对美国早期历史的描述,并且微妙地刺激了在美国某些地方依然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思想。
 
  《一个国家的诞生》讲述了纳特·特纳(内特·派帕克饰)的真实遭遇,他是一个非裔美国人,也是一位传教士,1831年,他在弗吉尼亚州领导了一次短暂而激烈的奴隶暴动,他和伙伴们杀掉了55到65个奴隶主,之后,他们这些奴隶又被镇压,许多人死掉了,或者被抓起来处决了。
 
  前不久,在多伦多电影节上,时光网采访到了该片的编剧兼导演兼主演内特·派帕克,以及另外两位主演艾米·汉莫和阿雅·娜奥米·金,跟他们探讨了这部电影的主旨,以及他们对于要如何消除种族主义的看法,我们还说到了派帕克青少年时期的那件事(他上大学时被指控强奸,但最终被无罪释放了)。由于这事重新引起大众的争论,这部片子刚一上映就陷入了非议。
 

 

内特·派帕克的电影关注种族主义题材

  Mtime:内特,你在这部片子里倾注了很多热情,能讲讲你的初衷吗?你为什么会想要讲述这样一个故事?
 
  内特·派帕克:当我开始了解纳特·特纳的故事时,我被他的革命精神吸引了。这个故事让我想到,“如果我能把这个故事拍出来,会怎样呢?会像妮娜·西蒙说的那样反映现实吗?大家会被这个故事感动吗?会早一些开始为正义而斗争吗?”我20多岁的时候才知道了纳特·特纳的故事,但是试想一下,如果我13、14岁,或者更小一点的时候就知道他的故事——我可能就能在社会活动中贡献出更多的力量,因为我能早一点产生社会意识。所以我想要把这个故事展现在大家眼前。但是说实话,我当时没想到我会自己来做导演,我也没有觉得自己就是最合适的人选。我当时只是觉得这个故事一定要被讲出来,所以我开始筹划这个项目,但是所有问题都得我自己解决。所以我说,“好吧,看来筹集资金这事儿也得我来做了。”
 
  Mtime:在历史上,也有像马丁·路德·金和圣雄甘地这样的革命者,他们推行的是非暴力形式的革命,但在电影里,你展现的是另一种形式的革命,纳特·特纳是受过教育的,他有能力用言语去改变别人,但最后他却走上了暴力的道路。
 
  内特·派帕克:所以你是想问我是不是认为革命一定需要暴力?不是的。革命应该是暴力的吗?有时候,必要的话还是需要暴力的。这么说吧——如果没有暴力革命,就没有现在的美国了。但不知为什么,大家都倾向于忘掉这段历史。把美国从暴政里解救出来的是一场反抗运动,如果我们回顾历史上的那些反抗运动,我们会找到许多以和平的名义实施暴力的案例。暴力是首要的方式么?绝对不是,我有时还要保护我的家人免受闯入者的袭击。历史上是有和平年代的,而且我觉得如果可能的话,应该一直保持和平。但有些时候人们真的太绝望了,所以才会使用暴力。
 
  自由的代价是什么?你愿意牺牲什么?你会用手上的工具干什么?我们现在过得很舒服,因为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可以用文字和言论来争取自由。但是我不知道做奴隶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看着别人把婴儿从妈妈身边夺走是什么感觉,更不知道由于奴隶制,家人被迫分开离散的感受。我永远不能假装自己了解那种延续在几代人身上的悲惨经历所带来的伤痛,所以我不能去责怪纳特·特纳的暴力行为。但我可以说,通过我对那段历史的研究,他在当时的环境下要冲击奴隶制,几乎是没有其他选择的。 我觉得革命可以有很多,很多种形式,有些人通过绝食抗议奴隶制,也有人给奴隶主下毒,还有人自残,这样他们就不用劳作了。我们只不过讲了一个比较极端的故事而已。
 

《一个国家的诞生》预告片

  Mtime:你们对纳特·特纳的看法是怎样的?你们会觉得他在抵抗奴隶制的过程中反而变成了像那些奴隶主一样的人了吗?
 
  艾米·汉莫:我不是说他的做法是对的,但我觉得他的行为是那个时代造成的,因为当时的社会现实很黑暗,奴隶们都受到非人的对待——具体来说,每个奴隶只能算五分之三个人。这种事在我看来比其他任何事都严重。
 
  阿雅·娜奥米·金:他的故事其实很复杂,你不需要去原谅他的行为,但也能意识到他的所作所为的重要性。我觉得对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该记住的是,这部电影,以及纳特·特纳所发起的革命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的影响力都大,特别是就当下美国的社会状况而言。我们必须了解自己国家的历史,我们得认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来自哪里。对于奴隶制的描述常常归于妥协投降——他们总是忍受混乱而没人反抗。我小时候一直是班上唯一的黑人小孩,我回忆那段时光的时候总是觉得很羞耻,我觉得小时候的我没有任何优点。我会想,“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要发生在我们身上?”所以,知道当年曾经有人奋起反抗,会让我觉得骄傲,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能跟年轻一代的人分享这个故事让我觉得很兴奋,特别是,如果有另一个小女孩是班上唯一的黑人小孩,我可以告诉她不必感到羞愧——她可以挺起胸膛说“我有值得骄傲的地方,因为我的同胞们都是战士,他们反抗过。”
 

 

《一个国家的诞生》剧照

  Mtime:电影中涉及到了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包括强奸。内特,最近舆论也在讨论一起涉及到你本人的强奸案,这些争议在后来几个月对你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内特·派帕克:我先来说说电影里的强奸戏份。关于这部电影以及里面的强奸情节,我要说的是我拍这部电影的时候绝对没有影射我个人生活中发生过或没发生过的任何事。这部电影讲述的是那个把人当做财产的黑暗时代。当你附属于别人的时候,你从身体到思想都是被人占有的。我在电影里展示的就是这一点,而且片中的事件比我本人重要多了。然后我再回答一下你第二个问题——我是如何应对阻碍的,以及我会如何处理这些私人问题。我要再说一遍,作为一个电影制作人,一个黑人,一个三十六岁的父亲,一个丈夫,我这36年的生活里遇到过许多困难,我是越过重重障碍才走到今天的。我能继续生活,战胜困境的方法就是向上帝祈祷,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为圣道服务,能更接近我迫切地信仰着的基督,我希望祂能给我指引。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希望你满意。
 
  Mtime:作为认识他的人,你们应该比较了解围绕着内特·派帕克个人行为的争议,你觉得这个事件会如何影响大家对这部电影的看法呢?
 
  阿雅·娜奥米·金:我认识他大概有一年的时间,他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他关心我,爱我,对我非常好。 他信任我,提携我,他让我看到自己的价值,拍摄期间,我跟他在一起的经历是很美好,很珍贵的。 所以,我希望不管大家是否来看这部片子,他们至少应该花些时间去学习真正的历史,了解我们这个民族,并且要知道他们的话语也是很有分量的。因为这就是内特教会我的一件事——我的也是很有力量的。
 
  艾米·汉莫:我觉得我们必须要知道这部电影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重要,比我们的个人看法重要,比其他任何东西都重要。我们在拍摄中并没有讨论这个问题,但我们相信电影还是可以传递这个信息的——那就是不论外界舆论如何,我们对这部电影的爱是从未改变的,我们相信这部电影的力量,这是一部特别的电影,它不应该受其他问题的影响。
 

 

《一个国家的诞生》剧照

  Mtime:种族主义是无可救药的吗?通过教育可以改变吗?
 
  内特·派帕克:当然,可以改变。但是我觉得要想改掉种族主义,首先大家不能对真正的平等感到恐惧。我觉得可以把不平等想成是天平,一头高一头低的天平要怎样才能达到平衡呢?只动一边是不够的,两边都要动才能达到平衡。所以,我们希望可以通过平等来提升那些低层的人的生活,但是肯定要有些牺牲的,一些人需要放弃现在的安逸和特权,这样才能实现平等。
 
  我个人认为,如果没有牺牲,是不可能实现平等的。所以当我们探讨种族主义问题时,不能仅限于种族仇恨这一个方面。我们总觉得种族主义可能就是一些让人不舒服的闲言碎语,但我认为种族问题是很复杂的——电影里也体现了这一点。有些人相信种族至上,不同的肤色代表不同的阶级。 此外,我们还有制度性种族歧视,这种制度让某些特定人群过得很艰难,因为他们皮肤中所含的色素不同,他们所能获得的成就都是被限定了的,这种限制是被制度化的。这不单单是态度或仇恨或个人行为的问题,这是根深蒂固的一种思想。 
 
  如果我们不认同这些规定,那我们就要问自己,当初是谁制定了这些体系和基础设施?这是怎么开始的?我们要怎样才能改变它?所以,对于你这个问题,我的确认为种族主义是可以改掉的,但特权阶层要从行为和意识上都做出改变才行。我们必须明白,种族是一种社会建构,要想改变它,需要所有人一起努力。这些就是我的想法。
 
  艾米·汉莫:对,我也觉得是可以改变的。但这种改变不仅仅是某个国家要改,也不是某些特定的被划分为压迫者的人们要改。我觉得人们认为只要有能力就可以征服和压迫他人的这种思想是一个长期的历史问题。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这样的问题了,我们现在只是谈论这个话题比较多而已。那么,这个问题解决了吗?很显然是没有的。但我们愿意坐下来认真探讨这个问题,这本身就是一件积极的事。我们找到最终的解决方式了吗?没有,但是我们是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的。而且我相信,如同其他变革一样,只要时间够长,这个问题终会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