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在9月2日《毒枭》第二季开播之前,记者采访了瓦格纳·马拉。他透露了第二季更多看点以及剧中这位大毒枭的命运走向。

 

《毒枭》第二季海报

   由克里斯·布兰卡托、Carlo Bernard、唐·米洛和《精英部队》导演何塞·帕迪里亚联合监制的美剧《毒枭》讲述了1980年代以巴勃罗·埃斯科瓦尔为首的活跃在南美洲的毒枭的故事。在细致描写法律、警察、军事机构以及人民在控制国际可卡因交易时,剧集展现出一个黑暗且迷人的犯罪世界。虽然这个世界让观者感到有趣,但对于那些真正存在于故事中的人来说一切都如噩梦一般。
 
  已经40岁的巴西演员瓦格纳·马拉还记得他在少年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关于埃斯科瓦尔死亡的新闻。所以当2015年被选中参演《毒枭》时,他对饰演一个依然在他存在的记忆中能够产生如此大回响的真实人物,感到扑面而来的压力。马拉读了关于埃斯科瓦尔的所有资料,去到这位毒品集团领导人建立的贫民区待了一段时间,还给当地居民带了许多礼物。某种程度上这位大毒枭在他的家乡哥伦比亚拥有复杂的形象,很多当地人都把他看做游击队式的“罗宾汉”。
 
  马拉出生在巴西的萨尔瓦多,然后在罗德拉斯的一个小镇中长大,这里是一个农业小镇,人口不到8000。所以他非常理解也认同埃斯科巴的这个人物——无论他们多么残忍,制造了多少惨案,但是他们会利用当地政府的失职,为那些安全和经济都没有保证的穷人们提供更多的资源。
 
  马拉曾在巴伊亚的一所联邦大学学习新闻学,这段经历也为他在建立起埃斯科瓦尔的形象时提供了系统的帮助。他凭借这个角色在今年年初得到了金球奖剧情类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在9月2日《毒枭》第二季开播之前,时光网记者和来自其他媒体的一小拨记者在洛杉矶比弗利酒店采访了瓦格纳·马拉。
 
Q:关于《毒枭》第二季,你有什么可以透露给我们的吗?第二季和第一季有什么不同?
 

 

第二季将上演“巴勃罗之死”

瓦格纳·马拉:第一季非常具有史诗性,故事跨越了15年的毒品交易。所以我们在故事中配有画外音。这个元素在第二季中会继续存在。但是第二季讲述了巴勃罗从监狱越狱的那天到他被杀的那天之间所发生的故事。时间跨度只有一年零几个月 ,所以故事更需要角色来驱动发展,整体上相对于第一季就更加戏剧化而少了些史诗感。第二季讲述的是逃跑中的巴勃罗以及在这个过程中他所经历的所有情感起伏。在第二季,观众将会看到不同的巴勃罗,第一季中那个权势无边的巴勃罗已经一去不返了,现在他是个无权无势的人,他失去了金钱、朋友甚至家人。对于我和其他所有演员来说,这是件好事。
 
Q:你为这个角色奉献了很多对吗?
 
瓦格纳·马拉:是的,我为这个角色和剧集都做了很多努力。我和家人搬到了波哥大(哥伦比亚首都)。为了演绎这个角色我学了新的语言。这是我人生中提供了一段非常棒的文化体验和情感体验。
 
Q:当他们宣布将制作第三季而你将不会参演时,你是怎么想的?
 
瓦格纳·马拉:这没什么,虽然有点小伤感。但同时我感觉我需要完成这个角色。所以我并不沮丧,因为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那种精力下生活,都活在巴勃罗这个角色中。我需要为了演他改变我的身材,为此我增重了18公斤,我的身体都不是我的身体了。所以在某些时刻我只想赶紧拍完然后回到我以前的生活和以前的体重。(笑)
 
Q:这部剧集获得了成功,在全球都爆火。当你最开始拍摄的时候,你是否想过它有能够在世界取得如此大影响的潜力呢?
 

 

马拉为了演绎毒枭学了西班牙语,还到哥伦比亚住了一段时间

瓦格纳·马拉:没有。在我们开拍时我只知道两件事,那就是我之前和何塞·帕迪里亚导演一起工作过,还有就是我们会全程在哥伦比亚波哥大拍摄,剧中人物会用到两种语言,我知道这部剧会非常写实,这让我感到很酷也很有趣。而且我知道Netflix是个全球性的公司,所以全世界的人都有机会看到这部作品。但是我之前真的不知道它会如此成功,老实说,我真的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
 
  当然它对我的事业也有很大影响。但是《毒枭》对我生活来说最大的影响是在文化方面。我们巴西人在文化上非常孤立,甚至在南美洲来说都是如此,因为我们说的是葡萄牙语。所以我生活在哥伦比亚,和当地演员以及来自墨西哥、阿根廷、智利的演员合作时,会发现我们拥有很多共同话题,因为巴西也存在非常严重的毒品问题,和他们的交流对我的政治观、文化观和感情观都有很大的影响。而在某天拍摄结束时,我想到这就是我在选择角色时所追求的东西——我希望可以了解更多关于我自己、以及我正在研究的那些事情,这些能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Q:很多出生自国外的演员都希望能够获得你凭借本剧所得到的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但对你来,在好莱坞影视圈内你是否依旧觉得自己是个局外者呢?
 

 

马拉另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是《精英部队》中的纳斯西蒙队长,片中正气凛然的形象和《毒枭》中有着极大反差

瓦格纳·马拉: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不生活在洛杉矶或者美国。我依旧生活在巴西。当然,《毒枭》带给我更大的可能性,提供我更广泛的工作机会。所以我想要在这里拍其他的电影。我希望能在这和有趣的导演合作,拍摄有趣的故事。但是我成为演员已经25年了,我不会为只想留在好莱坞随便接戏。我想演绎的角色,一定要对得起我作为艺术从业者和演员的身份。但是我对《毒枭》之后爆棚的人气感到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我非常开心。
 
Q:在《毒枭》之后,你会接受演绎什么样的角色?
 
瓦格纳·马拉:我觉得现在知道我的人,也许看到我会说:哦,那个在《毒枭》里演巴勃罗的人。(笑)我助理目前收到的角色邀约大部分都是我不感兴趣的,因为感觉都像是这个角色的重复。我的意思是,我在好莱坞将要演绎的总是那些带有口音的角色。但对此我并不介意。(笑)我很开心能在这里工作,能在这里得到更多的机会,演绎更多的角色。一个新的世界向我开启,而不光在好莱坞,自从我开始说西班牙语,我也希望能够在墨西哥、西班牙或者南美洲其他地方拍电影。
 
Q:你觉得巴勃罗被哥伦比亚人误解了吗?
 

 

剧中展现了以政府官员为首的社会高阶层精英以及麦德林贫民窟的低阶层贫民,展现出尖锐的社会反差

瓦格纳·马拉:不,我觉得哥伦比亚人总体来说对巴勃罗的为人有着非常准确的理解。他们知道巴勃罗对哥伦比亚,特别是波哥大有多么不利。哥伦比亚是个非常摩登和文化氛围浓郁的国家——他们绝大部分人都受到过教育、非常聪明。所以他们对巴勃罗、毒品交易和当代政治历史有很多的研究。他们知道巴勃罗是怎样的人,当然如果你去到一个像麦德林的地方,一个巴勃罗曾经为那里一无所有的穷人提供过200套住房的地方,那里的人们都很爱他。我不会责怪这些人,因为在南美,人们总是存在这样巨大的社会差距,城市中存在着很多政府无法通过学校、书本和医院为居民提供帮助的地方。警察是这些居民唯一能看到的官方面孔。所以这些地方在某种意义上是非常脆弱的,在这里居住的人非常容易被一些像巴勃罗的人所控制。
 
Q:你曾经学过新闻学,在演戏之前拿到过学士学位。你认为这段学习生涯是否有助于你对角色的研究?
 
瓦格纳·马拉:是的,我是这样认为的。首先,我在大学学习新闻传播学时结识了很多作家。我非常喜欢学习传播学理论——这对我的演员职业来说有很大帮助。但我觉得对我意义更大的,是我曾经读过的书、我选书的标准以及我认识的那些写出这些书的记者们。记者所具备的好奇心让我在演员这份工作上更加得心应手。两种职业需要有同样的推动力。在得到新闻学学位后,我不能将自己抽离出那种思维,现在作为演员的我和1990年代刚毕业作为记者的我是同样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