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2002年,韩寒写了一本小说,名叫《像少年啦飞驰》。

这六个字用来形容现在的韩寒特别合适:已经“奔四”的韩寒当然不再是少年,但他身上仍带有少年气。2019年韩寒也确实要飞驰一把,不光因为他是一位知名赛车手,他还要在电影里呈现一段“飞驰人生”。韩寒接受时光网专访“如果一个人37岁还抱着跟他们17岁时一样的观点,说着一样的话,那这个人真的、真的就是傻X本身了。”37岁的韩寒在接受时光网专访时这样说道。

作为一个“上世纪就出道的男人”,韩寒一直是时代的“红人”。不管是年少辍学的选择、冷幽默的小说、针砭时弊的博客,还是票房数字不断攀升的电影,韩寒总能吸引大众的目光。围绕着韩寒的,有追捧,当然也有争议。曾经有许多人认为韩寒是一个“愤世嫉俗”的少年,并应该一直将这种风格保持下去。

转型电影导演的韩寒看似成熟了、圆滑了,有些人失望了: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少年?韩寒自己似乎不太关心这种事情。“我现在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喜欢的事情,做我自己喜欢的表达,我不违背自己的良心、自己的观点,我觉得这个很正常。不存在说你变了,你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个人。你怎么知道我讨厌什么人?”“有一些导演可能说不在乎其他人的评价,我觉得他们肯定半夜偷偷刷微博搜索自己的名字,或者电影上了以后去豆瓣啊、时光啊、猫眼啊,刷大家的评论。

”韩寒不想做这样的导演,“如果要活在他人的评价当中,以他人的评价来指导自己的作品的话,我觉得这样的创作者也实在太弱小了。”《飞驰人生》片场照前两年电影行业里的热钱很多,中国流行“跨界”。不管水平如何,只要是名人,似乎都能转行导演。韩寒是那股大潮中出现的新导演之一,但他可不觉得自己是在玩票。

韩寒说他从小喜欢卡梅隆的电影,喜欢写小说时在脑子里“画分镜”,拍电影这件事情他思考了很久。“举凡是之前没有什么想法,不是真的为此准备了很多年的。在前两年资本热潮裹挟下才转型拍出来的作品,基本上都是失败的。”除了作家和导演的身份,韩寒还是一名职业赛车手。

韩寒说在拍电影这件事上,他是用非常简单的赛车手思维考虑问题,“拍得更好,打败更多人。”电影一直选在春节档上映,也是因为他认为在国产商业片范畴内,这里有最高的竞技水平。在最通俗的比喻中,人生也是场竞速赛。步入中年的韩寒显然拼劲正足,“我真的没有考虑顺应或不顺应时代,我就是想要打败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