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演员彼得·丁拉基接受时光网记者专访,photo by?HFPA-Peter Dinklage-September 2018好莱坞明星彼特·丁拉基在剧情片中的首次亮相要追溯到1995年的《开麦拉狂想曲》,随后在与汤姆·麦卡锡合作的《心灵驿站》中有突破性表现。

之后在许多卖座的电影中扮演了一系列不同的角色(包括《纳尼亚传奇:凯斯宾王子》以及《X战警:逆转未来》),不过真正成就了丁拉基使其成为明星的,是其在《权力的游戏》系列作品中塑造的小恶魔Tyrion Lannister形象,也正是凭借此角色丁拉基抱走了艾美奖以及美国金球奖。他最近的一部作品是编剧兼导演的萨沙·杰瓦西带来的电视电影《与艾维共进晚餐》,这部影片以法国出生的美国演员艾维·维勒查泽的故事为蓝本。这位演员曾在1974年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007之金枪人》中出演Nick Nack一角。并凭借1977年到1984年上映的著名电视连续剧《梦幻岛》中的出色表现,进一步获得赞誉。

《与艾维共进晚餐》可以看做是一部传记片,通过一个戒酒的酒鬼记者Danny Tate(詹米·多南饰)的采访,企图再现艾维·维勒查泽的人生故事。近日,时光网采访到了彼特·丁拉基,谈谈他在《与艾维共进晚餐》中的拍摄,维勒查泽曲折的人生,以及在《权力的游戏》中的恶作剧等等。《与艾维共进晚餐》海报,彼得·丁拉基和詹米·多南主演彼特·丁拉基:为了让你有个具体的概念这部作品究竟筹备了有多久,我这样告诉你,当我和萨沙第一次开始讨论这个项目时,他给了我很多需要看的素材,而那些他给我的关于艾维的素材都是VHS录像带,因此你能想象有多久了。不过萨沙是在很多年前来纽约看我的戏,大约是在2004或者2003年。

我已经忘记我们是如何联系上的,只记得他来看我的戏然后我们一起吃晚餐,或者是第二天晚上。那时候他告诉我他当时在创作的短电影剧本叫做《与艾维共进晚餐》。剧本大概只有25页长度,他其实除了想写没有其他原因。毕竟这种短片在制作上有点困难,再加上你如何上映呢?不过当时他对我讲述了自己和艾维的会面场景,而在随后的15年或者更久时间里,我们经常讨论到这个。

那时候他忙着其他的项目,其他的电影,并试图将这个短片写成剧情片的长度;而我当然是也在逐渐变老,而这一点我反而特别庆幸。因为最开始在我们讨论这个作品时,我还太年轻不足以扮演这个角色。而现在我接近艾维故去的年纪了,一切都好像不再是问题了。所有的事情发生都会有其缘由。

《与艾维共进晚餐》剧照彼特·丁拉基:都有。他之前写的草稿我读过,但是他不会在创作时打电话给我询问“你觉得这个想法如何?”因为他是整部电影背后的创作力量。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读到的初稿是不一样的。这其实挺有意思的,就类似《心灵驿站》中的情况,当有些情况类似或者是和我有相似点的时候,比如艾维的身材这种,大多数时候人们都会认为我会参与创作或者是编剧撰写这样的过程。

然而事实上并没有。彼特·丁拉基:我对于艾维的认知,就像是其他人一样,是通过《007之金枪人》以及《梦幻岛》里的Tattoo了解他的,因为在那个1980年代我还是一个孩子,一个青少年。显而易见的,他看起来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我对他有些许好奇。不过在当时鲜少有关于演员私生活的事情,我知道的是之后在《E! True Hollywood Story》里关于他的故事,这些就是我之前得到的全部信息。

因此萨沙是我了解艾维故事的第一来源,因为萨沙和他的关系那么亲近。想要扮演一个活泼并且生动的人物,棘手的事情在于你想要尊重他们,但同时你又想要有点。。。

(停顿)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的尝试,因此我希望我的塑造不仅仅是简单摹仿,不是被完全重复他在那些录像带上的举止所困住,潜意识里我更希望自己像一个演员。不过当然我也有很大的好奇心,而我知道的艾维其实是一个出色的男人。首先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我不知道你是否熟悉他的画作,不过那是我找到的我们的联结之处。

我不清楚他是否早已知道自己将会成为一个演员,我想这中间有些机缘。他和我生活的时代完全不同,而在当时名气可能是另外一回事,我觉得。现在的时代,名气有点像是直接冲着你而来,你根本无处可躲。现在有人会拿着手机跟着我走到街尾,所以你可能需要回到艾维的那个时间轴里,他们知道餐馆里有狗仔就一定要进去。

艾维是在寻找,我想他是希望在其精神层面接纳它。我觉得那就是他在努力的东西,我不想非常狂妄地说我就是知道,不过我了解是因为我相信我们对于名气这东西有不一样的体悟。我有点是在躲藏,而他有点是在寻找。《与艾维共进晚餐》剧照彼特·丁拉基:好吧,也许可以小睡一会。

(笑)不,我觉得那样会让他经历过得事情变得无足轻重,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经历了些什么,我不知道。我想很多人觉得抑郁或者其他的问题,就像是(一些)偶尔出现的,然而对一些人来说它是一直驻守的恶魔。感谢上帝,我还有些能力能够让这些恶魔远离,但是我不确定艾维是否可以。因此我永远不会评判他或者给他任何建议,因为你可能根本不知道他要处理的问题有多少。

彼特·丁拉基:为什么你停止画画了?我知道他在继续创作,但是他本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画家,并以画画作为媒介给予这个世界更多的。彼特·丁拉基:对于像我这样身材的人?我希望如此。问题的重点是一切都取决于好剧本,谁说我只能出演那些为我的身材量身打造的角色?因为我认为,如果你在第一页写下的东西是为我这样身材的人打造的,那么之后的每一页你可能都要重新定义,对我来说这不是好的创作,这也很没意思。因此我觉得我想要尝试的或者希望的状态,可能是打破之前的那种选择角色的传统,其实他们根本没必要特意为我的身材创作某个形象,因为我觉得那样的做法哪怕是第一页根本上来说就是种强迫。

这像是个双关语:切断膝盖,像是更短了(笑)。不过真的没有必要有那样的限制(指量身定做角色)。如果作家或者编剧会时不时那样限制角色,即使逻辑上说得通,我还是会觉得遗憾。或者他们只是单纯将内容变成科幻或者之类的形式,除非是像《权力的游戏》这样,否则如果本身不够复杂和精巧,我还是不会有兴趣的。

即使是在《权力的游戏》拍摄完成之后,现在的我也不是拿着好剧本和好角色的通行证,我仍然还是会拿到一些没有搞头的角色。就像是所有演员拥有的奢侈是对某些事情说不的权力,于我而言最需要的就是复杂性。不过话说回来,我并不能代表社会表明其变化,因为我觉得你如果真的想验证这一点(多元化以及少数族裔化转向)的话,你需要从高处开始。比如我们需要一位女性的总理,需要一位女性的负责人。

我觉得对于多元化这件事情来说,这是个下渗的过程,可能在那之后真正的改变才会开始。《与艾维共进晚餐》剧照,彼得·丁拉基喜欢尝试全新的角色彼特·丁拉基: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人们安于生活,我想是爱吧。我的妻子对我来说特别重要,她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人,我想能拥有这样的一个人对我真的很有帮助。这可能就是你需要的所有了,世界上剩下的那些事情就爱谁谁。

(笑)此外,我觉得你需要在某种程度上接受你本来的样子,然后你也不要想着去改变任何人,就只是冥想以及小酌几杯(笑),或者也可以多喝点,总之喝多还是喝少取决于当天的心情。彼特·丁拉基:我觉得这种事情在所有的行业都会存在,不过因为某些特殊原因,电影明星遭遇得可能会更多一点。人们有时候会很享受以某种奇怪的方式进行某些不良行为。就像是过去堆满垃圾的酒店客房,所有那些真的是太糟糕了。

为什么你会想要在酒店房间扔满垃圾?然而是的,我认为我们都有过类似这样的行为。对我来说,我就是享受那种狂热的职业道德,尤其是涉及到工作时,我喜欢和导演以及其他演员一起在规则中寻求和解。你知道什么时候是无关工作的,那也没关系,因为只要是工作相关的,你就不会涉及任何个人性。如果你没有那样做,你会立刻感到格格不入。

这一点很可怕,对于每个人来说这都太尴尬了,这绝对是最糟糕的。《权力的游戏》剧照,彼得·丁拉基饰演小恶魔一角而全球走红彼特·丁拉基:是的,我们最近在七月完成了整个系列。(告别这件事情)真的很令人心痛,因为这是个非常棒的角色。这是一个伟大的电影系列,但是这更是我们的生活本身。

我的孩子已经去爱尔兰上学了,在这场戏里有人相遇结婚然后分手。包括试播集在内已经九年了,你已经在这个集体中深深扎根了,这已经不仅仅是电影系列剧集了,这就是生活。不过接着这个奇异世界里的缤纷马戏团终将离场,这就是神奇的生活。彼特·丁拉基:正如你所知的,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片场。

所以我们一直都在互相恶作剧,否则就会变得很无聊。彼特·丁拉基:你从哪里听到这个的?是的没错,用一点番茄酱涂在脖子上就可以了。(笑)我想这个点子来自于我很喜欢的影片《哈洛与慕德》(1971)。当时的想法就是想看看当人们知道我死了会如何反应呢,这也许正是我的魅力所在。

(笑)彼特·丁拉基:是的,我们一直都有联系。全部剧组的人有一个电子邮件线程,在这里我们通常都是“你们大家都在做什么?”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在这个上面。不过我得经常翻看,我真的对于科技的东西不太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