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瑞恩·高斯林和导演达米恩·查泽雷在2016年成功合作了《爱乐之城》,这部音乐爱情电影获得七座金球奖奖杯和六座奥斯卡小金人(一共入围14项提名,和《彗星美人》《泰坦尼克》两部电影的提名记录持平)。

影片在全球范围内拿到4.46亿美元的票房,但事实上,这部作品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合作。他们第一次合作本该是《登月第一人》,影片讲述了美国在1960年代实行的双子座和阿波罗太空计划,以历史上人类第一次登月而收尾。当投资和预算没办法支持项目继续进行时,查泽雷更换了电影项目,选择先执导低成本的《爱乐之城》。查泽雷那时已经就《登月第一人》和高斯林见面了。

在《登月第一人》中,高斯林饰演尼尔·阿姆斯特朗,这位空军试飞员后来成为一名宇航员、历史上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影片记录了他的职业生涯以及付出的代价。近日,在弗罗里达奥兰多,时光网对话瑞恩·高斯林,和这位37岁的演员聊了聊《登月第一人》,他与阿姆斯特朗儿子的对谈以及为影片准备的艰难时刻。我这么说可能会比较尴尬,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故事是因为MTV台标上那个宇航员(笑)。

这项成就,让阿姆斯特朗变成了月球的同义词,我认为当我知道月球是什么的同时,我知道了阿姆斯特朗曾经在月球上走过。我记得挑战者号悲剧发生的时候,我好像才六岁,虽然我对那件事没有特别详细的印象,但我在回忆时,还能感受到人们对航天领域还抱有一种悲剧感,但是在我们拍摄的这部电影中,这种观感还不存在。所以当我了解到那个时代的航天环境,以及这项任务是花费了多么艰难的努力才得到成功的,我感到非常惊讶。而且聚焦一个家庭的经历,深挖他们的遭遇以及呈现出对时间的个体视角,我认为这种方式非常鼓舞人心。

尼尔之前学过驾驶飞机,他为了学习飞行,一直用洗飞机的钱来支付学费。他参加了朝鲜战争,飞机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想:“好吧,我也要学怎么驾驶飞机,一直听哪些名人开飞机的经历,这能有多难?”(笑)后来我发现这确实很难——非常非常难。(笑)最开始上课时,飞行指导员告诉我把飞机调整到自动模式,这样意味着它可以有目的性地让引擎熄火。

在那一瞬间我想:“这真是个坏主意(笑),我想赶紧降落,我愿意花时间来学其他事情!”但是在那个瞬间我意识到我自己的差异,我才明白阿姆斯特朗注定会成为历史上最成功的飞行员之一,而我却不能。而且这会让一些特别的人不仅成为飞行员,而且还是像阿姆斯特朗一样的试飞员。他们会特地登上那些从来没有飞行过的飞机,将速度开到最大,这些人在航空知识方面往往会比我们这些普通人学到更多。为了饰演他,我需要去学习他和我之间最基本的差异。

在《亡命驾驶》里的某个瞬间有过,我当时在寻找一个空车位,要尝试做一些不是很安全的动作,我现在可做不了这些,因为我现在有小孩了。当时在拍《松林外》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只不过那时是骑摩托车。最让我惊讶的是这些任务的危险程度,以及和现在相比,当时的技术是多么狭窄、多么受限。我的意思是,我们登上月球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是发生在50年前,我们当时正在处理的是超越我们认知范围的任务。

另外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它同样也是电影努力想要去创达的事情,那就是他们生命的极限,原来导弹上的有效核荷载可以替换成人类,原来生命可以被发射到大气层之外,他们可以利用这种科学的闪光点去探索宇宙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