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由38电影网提供: 想要探究人性,讲述一个职业罪犯、越狱大师的故事显然不是个合适的途径;但这恰恰是编导大卫·洛维在轻松的新片《老人和枪》中所做到的。

罗伯特·雷德福雷德福饰演主角Forrest Tucker,后者是一名儒雅和善的银行劫匪。其谦逊低调的本质与由内散发出的礼貌似乎帮助他在实施犯罪时免于嫌疑。永远地西装革履、有时还戴一顶帽子的Forrest就像是个步态缓慢又温和的流浪者。他时而单干,时而与“暮年帮”合作(取这个名字是因为Forrest和他的同伙都已经很老了),制造了一连串精心设计的银行抢案。

除了一些闪回,电影主要从两条平行故事线展开——一条是在Forrest遇到可爱的退休女人Jewel(茜茜·斯派塞克饰)后发生的温暖“夕阳红”恋情;另一条则是循环往复、节奏缓慢的猫鼠游戏:警探John Hunt(卡西·阿弗莱克饰)试图破获几起互有关联的抢劫案,想要以此将Forrest绳之以法。预告片洛维已经展现出对不紧不慢叙事步调的钟意,特别是在去年显得无精打采的《鬼魅浮生》中,尽是那种与他年龄不相符的节制(虽然只有37岁,但洛维已指导了五部长片)。。他与摄影师乔·安德森也曾透过玻璃杯或挡风玻璃拍摄过几次,以强调片中对镜像、双重身份的主题探寻——Forrest在进行违法活动的同时,还是个潇洒迷人的绅士:你肯定会想让他做你的邻居。

同样地,在《老人和枪》中,没有枪战场面;当一场行动出现意外后,我们只会看到结果而非过程——抢劫过后,Forrest团伙中有几名成员在缝合伤口。在影片倒数第二场的撞车戏中,即使警察终于迫近了Forrest,也只拍出了一曲悲伤乡村音乐般的风格。导演洛维去年的作品《鬼魅浮生》这种精心调整的基调给了本片一种非常集中的感觉,让观众能够沉浸其中,畅游其中。这部影片对于国外观众可能没有那么多共鸣或是感触,但(基于真实故事改编,虽然一些事件与角色是借鉴多个原型塑造的),故事背景则主要设置于德克萨斯、阿肯色还有像俄克拉荷马、西北的路易斯安那这样位于美国边缘的州。

这类影片通常赞颂这些地区丰富的户外景色,聚焦于那些在收支平衡上挣扎、却从未被各种困难打倒的中产阶级角色。当然,在《老人和枪》上映前就有许多新闻,因为雷德福曾说过,这可能是他作为演员的最后一部作品了(这位82岁高龄的老人还计划做导演,当然他也会继续坚持环境保护活动,并在自己创立的圣丹斯电影节工作)。自从说出了那样的言论,雷德福究一直在说一切都还没有定数,他也没打算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短期内更没有退休计划。,因为Forrest这个角色实在太符合雷德福友善放松的性格了。

雷德福透露了息影想法从这个角度来看,《老人和枪》还有着更深层的意义——在结尾处,洛维选择闪回Forrest劣迹斑斑的过往,并使用了一些雷德福几十年前作品中的照片与片段,来唤起大家对史蒂文·索德伯格的《菩提树下》的回忆。在那部片中,特伦斯·斯坦普建立的电影经典与《老人和枪》十分相似。虽然被Forrest和Jewel之间暖心的调情和令人开心的浪漫所平衡,但(在现实中,Forrest Tucker于最后一次被逮捕,并于四年后死于狱中,终年83岁)。这并不是针对某一特殊时期的电影;事实上,当你看它时,你会纠结于这到底是哪一年发生的故事。

所有东西都被细小化,并很符合其规模。这是这部影片的观点之一——我们都是自己故事的主角,在你选择如何活着、追求什么时,一种单纯的美好就会出现。那些选择可以很有趣,但其造成的后果最终会到来,无论早晚。雷德福给这个角色注入了生命力,让观众们间接感受到了无拘无束的生活。

“《老人和枪》是一部低调又美妙的明星作品。”——Mark Feeney,《波士顿环球报》“一部搞怪却引人深思的作品——这是关于做你所爱、时间流逝以及其他可能性的故事,一段略带漫画感的穷途末路式冒险。”——Kenneth Turan,《洛杉矶时报》“大卫·洛维为罗伯特·雷德福创造了一个完美的结束;但同时,这又像是某种安可请求。”——Peter Debruge,《综艺》“故事纯熟,就像篝火旁的故事,或是爷爷边喝威士忌边缓缓道来的那种轶事。

”——Johnny Oleksinski,《纽约邮报》